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双花】霜华(15R,SP慎入)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48H的收官作!!

清歌炎海:

  • 佣兵背景SP文,不知SP/实践为何物的姑娘请谨慎食用。

  • CP双花,双花刚出训练营时期

  • SP设定下人物必然OOC请自戴避雷针

  • LO主凶残,LO主凶残,LO主凶残,佣兵paro下更凶残!重要的事情说N遍!

  • 逻辑什么的请不要在意!!!LO主的逻辑离家出走了!

  
  联盟大本营,处置室。
  张佳乐拿着课程概览胡乱翻着,和孙哲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哎,你说设计这种课的人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咱们都毕业多久了,非得补这么一课,不补还不让出任务?”
  孙哲平对这种程序性的课程向来嗤之以鼻,看都不看一眼:“想那么多干什么,不就两天的事儿。正好这几天没睡好觉,补一补,完事赶紧接任务。”
  “成,”张佳乐也不耐烦看那么厚的大纲,随手一扔了事,往堆得乱七八糟的窄床上一躺,“这课干嘛的?”
  孙哲平比张佳乐还不上心,漫不经心地点了两下PDA:“抗刑……估计讲人体结构吧?解剖?”
  “……无聊。”张佳乐撇撇嘴,用手挡住眼睛,“睡了,教官来叫我。”
  叶修在韩文清的注视下悻悻地掐了烟,一边往处置室走一边叹气:“又没违反规定,就在室外抽一口怎么了?哎老韩,百花这俩小孩你接触过没?嘉世还没和他们碰过。”
  明明只比他们大一点,说得多老气横秋的。要不是联盟统一要求补训练人手不够,也轮不到他们来当教官。韩文清懒得理他,横了一眼,硬梆梆扔出一个字。
  “没。”
  “啧,听老魏说是俩刺儿头,打配合挺默契,脾气一个比一个爆。要不咱俩先分分?我搞搞攻心就行了,动手你上。”
  韩文清不和叶修计较,哼了一声算是答应,拉开处置室的门就往里走。一进门他却愣住了,处置室里有两个人横躺在床上,大概是听到声音,两个人都瞬间弹起来站好,其中一个人还偷偷抹了把口水。
  ……还真是俩孩子。
  韩文清无语地扫了他们两个人一眼,对叶修的话信了两分。叶修好笑地走过去,把扔在一边的课程概览拣起来:“名字。”
  “孙哲平!”
  “张佳乐!”
  两个人的回答都简短有力,还带着刚睡醒的鼻音,逗得叶修嘴角翘了翘。他翻了翻簇新的资料,心里有了数,眼皮都没抬:“他叫韩文清,我叫叶修,是你们的教官。课程都预习了吧?是做做心理建设,还是直接进正题?”
  上个理论课还做什么心理建设?张佳乐的眼神有些迷茫,孙哲平大大咧咧一个立正:“可以开始!”
  叶修呵地一笑,随手把柜门拉开,露出一柜子的刑具。
  “挑一个觉得自己能撑过二百的,再自己选个教官。”
  短暂而不失尴尬的沉默之后,张佳乐不太自信地打了报告:“报告,请问挑什么?”
  叶修看着这两位不止名声在外还挺在状况外的百花正副长,突然有点头疼。韩文清懒得和他们解释,重把课程概览摔过去:“五分钟,自己读。”
  五分钟后,孙哲平和张佳乐的表情都很精彩。
  叶修摸了根烟,在韩文清不善的目光下不敢打火,只叨在嘴上:“这是吓着了怎么?用不用申请个病休?”
  张佳乐脸色发苦,心里更苦。
  虽说不预习是活该,但这代价也太大了点……他和孙哲平是一样刚出任务回来,但不一样的是,孙哲平一直待命,状态保持得不错,但他三天只睡了十个小时,身体极度疲乏,这种情况上这种课,估计连最轻的都抗不过去。
  怎么就手欠选了今天呢!
  张佳乐心里哀叹着,脸上却只是撇了下嘴角,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心态戳了孙哲平一下:“你选谁?”
  孙哲平当然也知道张佳乐状态不佳,不过以他的运气,大概选哪天都不会太好,也没多话:“叶修一看就是个心黑的,你选韩文清吧。”
  “呵,”孙哲平的声音不小,叶修听得清楚,嗤笑了声,“作死还不拣好日子,那你要什么?”
  韩文清对这两个人都没什么感觉,反正随便分一个就是,没说话,指了指柜子。张佳乐心如止水地看过去,也不知道个轻重,忧愁地看了孙哲平一眼:“哪个?”
  孙哲平对软的东西没好感,鞭子就先排除了。他脸皮也不够厚,直接绕过了一看就轻飘飘的藤条,拣了两根差不多粗细的棍子出来,扔给张佳乐一根。叶修随手接过他的,掂掂挺顺手,冲韩文清示意了一下:“二百哈。”
  上课的程序都一样,先探个底再有针对性地做训练。韩文清沉默着把张佳乐推到墙边,用棍子敲敲墙面:“撑好。”
  张佳乐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没逞强,双肘撑在墙面上,头趁势埋进去,还思量着再调整下能借力的姿势,突然眼前一黑。
  棍子和雨点一样,没有任何间隙地砸了下来。
  张佳乐没有丝毫防备,一口气直接泄下去,要不是身体还有点本能,大概就要直接摔到地上。百花的惩罚并不严苛,他只挨过轻飘飘的两次,还是孙哲平动手,根本不知道责罚的真正滋味。韩文清雷霆般的棍子砸下来,不过几十秒,他就生生被逼出了一身冷汗。
  叶修正把孙哲平带到另一边。和韩文清不一样,他懒得动手,更喜欢心理战,正寻思着怎么慢慢来,突然听到噼里啪啦的棍子声,自己先咂了舌。他也没想到韩文清上手就是这风格,压力可是够大,要心理素质不够,估计这几下就扛不住了。
  不过想是这么想,他也没去阻止韩文清——一人一个风格,也不用强求。但他没出声,孙哲平先不干了,回头眼看着张佳乐从死撑到摇摇欲坠,几步就冲过去挡在了前面。
  “报告教官,张佳乐今天身体不舒服,不适合训练。”
  韩文清是真没想那么多,按他直球的思维,疼一疼就习惯了,习惯了就结课,快点慢点都是遭罪,没什么区别。他没存着折磨人的心,也是想速战速决,却突然被孙哲平插了一道,不耐烦地停手:“他会说话,你找你教官。”
  说着,他侧头看了看张佳乐的状态,一打眼也看出来些不对劲。张佳乐整个人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脸色惨白,紧扒着墙抖得像筛糠,不像是刚被打了几十棍子,更像是要断气了。存着安全考虑,他也问了张佳乐一句:“病了?”
  偏偏张佳乐身体素质一般,却最抹不开面儿,孙哲平那一句话不但没起作用,反倒把他的犟性儿激了上来。他狠狠地咬住嘴唇,先瞪了孙哲平一眼,随即狠命摇头。
  叶修看得好笑,也知道孙哲平说的大概是真的。不过既然张佳乐愿意,他也没什么可说,声音提高了两度:“他是老韩的,你着什么急?再说谁俘虏你还管你舒不舒服呢?”
  孙哲平再怎么暴脾气,还是有点对教官的服从,知道张佳乐不乐意,悻悻地走回去。他却没看到,叶修冲韩文清使了个眼色,用口型说了三个字。
  照顾点。
  韩文清对叶修的话不在意,纯粹是觉得张佳乐这脾气挺合胃口,不想折腾他,于是把人提起来扔到窄床上,重把棍子压在他已经微肿的身后。
  “不行说话。”
  张佳乐摔了一把冷汗,死命挤出一个字。
  “行!”
  韩文清手中棍子单调地重落下去的时候,叶修把孙哲平重按到了墙上。
  “别看了,你没病没灾吧?”
  孙哲平不放心地收回长在张佳乐身上的目光,瞟了叶修一眼,一言不发地用手掌撑住了墙。
  叶修把棍子往孙哲平身后压了压,冷眼看着他的反应,半天,轻笑了一声。
  心态确实稳,一点波动都没有。
  也是个好苗子,不愧是传说中杀敌一千自损九百五的典范。叶修想着,慢悠悠地提起棍子招呼起来。起初他的下手并不重,看着孙哲平的反应一点点加力。不过他的细致显然有点多余,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撑着墙,除了目光时不时往张佳乐那边瞟一眼,一点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试探着加重了力道,叶修终于放了心,也有点忧伤:要选张佳乐就好了,这又是一个老韩类型的,手酸。
  不过这种硬挺的也有明显的弱点,精神损耗太大,一般经不住变化,也抵不住长刑。叶修咂么了两下嘴,一言不发地把数字往上累加。人都是肉长的,就算是老韩也有挺不住的时候,何况一个一看就没受过罪的新人。
  慢慢地,撑着墙的手臂开始不稳定,叶修嘴角挑了挑,棍子专挑孙哲平颤抖得厉害的时候落下去。很快就有冷汗不断地滴落到地面上,叶修冷眼看着孙哲平虽然艰难却依旧挺拔的身形,突然加快了速度,几十下凑到二百,顺手扶了一下对方发软的手臂,笑笑:“有问题吗?”
  “……有,”孙哲平翻了个白眼,视线马上又落到张佳乐身上,“我申请换教官。”
  这时候韩文清听了叶修的话,棍子真放得缓了。叶修转头看了在匀速而狠厉的棍子下苦苦支撑的张佳乐,笑笑从柜子里拿了根鞭子出来:“你能看出保护罩怎么?别看表象,真要心疼他,就别换。”
  孙哲平目不斜视,连一丝目光都没分给叶修:“我申请换教官。”
  “成,”叶修把鞭子抖开,点点墙面,“五十,你能撑下来就换,不然张佳乐替你挨。”
  处置室的那一头,韩文清的耳朵动了动,听清了叶修的话,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叶修的视线正对过来,只见他一副“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表情,韩文清无语地摇头,数着数目停了手。
  虽说韩文清后来真照顾着放缓了迅速,但力道不但没减还更加“稳重”,张佳乐几次眼前发黑,都是咬牙硬挺着平复过来。终于熬到教官停手,他几乎连动都动弹不了,死命绞着床单,大口大口喘着气,直后悔自己怎么就没过去。
  至于孙哲平说的什么换教官,他当然是一点都没听见。
  孙哲平对叶修和韩文清没什么敬畏心,这两个人不过是经验多一些的对手而已,来日交手谁胜还未可知。只是现在他们有教官的头衔,多一分服从——那服从也是给联盟,不是给他们的。
  听到叶修的话,他没意见,对后半段更没意见:有多少抗多少就是,和张佳乐没半毛钱关系。他继续把手在墙面上撑好,却见叶修思索了半晌,伸手去拉他的裤子。
  “哎!”
  孙哲平眼见自己的裤子向大地的方向挪动,到底急了,反手就去锁叶修手腕。叶修好笑地任他拦着,拿鞭子在他眼前晃了两下:“羞什么涩,不脱让我玩儿内功?”
  孙哲平被叶修一口气噎了半天,也是这课上得太出乎意料,反应都只靠本能。半天,他磨着牙自己反手把裤子褪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看吗?”
  “谢了。”叶修咧了咧嘴,后退两步,比划着在他身后站定,还好心地提醒了一句,“站稳了,鞭子不好挨。”
  孙哲平对他的好意毫不领情:“赶紧着……靠!”
  叶修的鞭子压着他的尾音抽下去,孙哲平一个趔趄,狠狠仰起头,手指在墙上抓出几道划痕。
  “深呼吸,放松接受,别对抗,”叶修不咸不淡地提点,“不然张佳乐就要被你坑了。”
  孙哲平大喘了两口气,拿拳头抵住了斑驳的墙面,手指有点凉。
  “想得美。”
  叶修摇了摇头,眼下的孙哲平,和当初的老韩还真有点像。
  不过……
  他回头看了眼张佳乐,有点庆幸,至少自己的运气还不差。
  鞭子从来都是重刑,对没受过罚的人尤其可怕,叶修清楚得很。抗刑课只是个基础,他不想让后辈蒙什么阴影,没下狠手,但即使这样,孙哲平抵着墙面的拳头也是摇摇晃晃,几次差点打横栽过去。
  叶修好笑地缓手,给他喘息的时间:“让张佳乐过来?”
  孙哲平眼前一阵一阵地发花,他从来没想过,区区几鞭子能让他连站都站不稳当。正紧咬牙的时候,他听到叶修那句话,顿时撑起身子挑衅回去。
  “看你眼睛挺亮的啊?”
  叶修蓦地抬手又是一下,眼看着他又是死命扒住墙,偏偏不吐一句软话,也是好笑:“别的战队都是拼命先培养正副队感情,你倒好,不用培养,先把弱点暴露出来,图什么?”
  孙哲平没力气想这么多,本能地怼他一句。
  “……图我高兴!”
  叶修第一次接触孙哲平,第一印象居然还不错。本来年龄就差不多,他也摆不出前辈的架子,中肯地提了点意见,可惜什么话配上他那嘲讽脸,让人觉得什么都是反话:“训练不是真用刑,就是看你们弱点的。你这弱点不在自己身上还偏往外现,把优势拱手让人就是作死了。”
  他说着,又回头看了韩文清一眼,心想现在联盟里这种自带默契的战队,百花应该是头一个。韩文清没理会他,正皱眉看着状态奇差的张佳乐,似乎有点犹豫。
  孙哲平以为叶修又打起了张佳乐的主意,哼了一声:“作了怎么?有意见?”
  “老韩你那边等一下。”叶修噗嗤一声乐了,这种课,再硬的骨头也得弯一弯,当年老韩都被拆得七零八落的,何况刚出道的新人。像孙哲平这么不怕死的,他还是头一次见,也当个稀罕。
  “站稳了,”回过头,叶修把孙哲平的肩扶正,带着一丝轻笑,“逞个强差不多就行了,要摔了说话,不然你副队可得哭了。”
  孙哲平头也不回地把他的手摔开:“要打就打,少废话。”
  叶修看着孙哲平的身板,把手里鞭子晃了晃,回头喊了一声:“老韩过来扶下?”
  “不是一人一个?”韩文清不明所以,索性先走过来,随即皱眉看着他的鞭子,“这就上鞭子?”
  叶修无所谓地笑笑:“他还不错,要是真能抗下来还能早点结课,你搭把手就行。”
  韩文清根本不觉得新人能不借力就挨下鞭子,不赞成地摇头。不过叶修肯定有数,他看了看不知该不该暂停的张佳乐,索性站到孙哲平身边:“你有数就行。”
  叶修确实需要人帮个忙,但要想控制孙哲平,刑架绳子有得是,根本不是问题,他更想的,是让韩文清看清楚这个人。
  虽然性格不一样,但那种正面迎战毫无惧色的样子,实在是太像了。
  有了老韩在,他也放得开手了,把鞭子抖开,起手就是一记狠的。凌厉的风声扫过去,他无声地指了指强压着颤抖的孙哲平,用眼神问老韩:怎么样?
  韩文清眼神微微变了下,用口型问叶修:“多少?”
  “孙哲平,多少了有数吗?”叶修也想知道孙哲平是一口气硬撑着还是真的能坚持下来,思索着又随手扶了他一把,“报数?”
  孙哲平拿拳头狠狠抹了把冷汗。
  “十七!”
  叶修抬手又是一记。一声几不可闻的吸气声后,孙哲平紧咬着牙关挤出两个字。
  “十……八!”
  韩文清有些读懂了叶修的意思,但看看孙哲平,再扫过张佳乐,他的眼神有些遗憾。叶修却笑了,在鞭子的风声里冲老韩不紧不慢地说话。
  “百花挺不错的。”
  “……十九……”孙哲平的嘴唇上现了血迹。
  “队长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嘶……二十……”韩文清轻轻扶了差点摔过去的百花队长一下。
  叶修的鞭子越来越快,终于,孙哲平只能硬咬着牙死死抵住墙面,别说报数,连呼吸都几乎无法接续。叶修没给他时间缓和,一下紧过一紧,嘴里还闲闲地和老韩搭话。
  “副队嘛……就是运气差了点。”
  话音刚落,孙哲平终于被鞭子抽得往旁边一栽,韩文清顺手把他提起来,看他手脚抖得根本站不住还挣扎着要撑墙,直接把到丢到了床上。孙哲平还拼命想站起来,叶修拍了拍他几乎湿透的肩膀,看着眼前这幕颇有点怀念。
  “知道你底子了,休息一会儿,今天不好过,别把体力耗光了。”
  孙哲平显然不满意这安排,紧攥着枕头借了会儿力,依然要撑起来。叶修直接把他按上去:“别觉得你是队长就得给全队兜底,没人能帮你训练,你也替不了他。再说那谁……张佳乐是吧?他是用你管的人吗?”
  叶修摞下这一句,直接拎着鞭子走向另一边。孙哲平愣了一下,半天没动作,韩文清却冷哼了一声。
  叶修听见了,尴尬地抓抓头发:“那啥……这不是队长通病嘛,再说说别人都容易。”
  韩文清没接他的话,重走到张佳乐跟前,继续头疼。见叶修换了条鞭子施施然走过来,他示意他放下,却听叶修呵地笑了。
  “觉得他禁不起?”
  韩文清满眼都写着“这不废话”。
  叶修一把将张佳乐从窄床上拖起来,笑了。
  “能和那孙哲平搭档的,还能是善茬?”
  张佳乐一直昏昏沉沉的。本来就是体力透支的状态,又被狠砸了二百棍子下,他自己都奇怪为什么还没晕过去。叶修的话他没听全,只听清楚了最后一句,无力地挑了挑嘴角,随即就被叶修掀到了地上。
  勉强扶着墙站稳,张佳乐咽了一口带着血腥气的唾沫,无所谓地看着叶修:“换人了?”
  叶修对张佳乐的反应还算满意,不过就算是新人,他这体质也弱得过分了。叶修想了想,到底先确认了一句:“有伤?”
  张佳乐扯扯嘴角:“没,出任务没缓过来。”
  看这情况倒是符合,叶修想了想,还是追问了一句:“确认不耽误训练?”
  这就搞笑了……张佳乐指指一屋子触目惊心的刑具,有点虚地靠在墙上:“这课不用我动手吧?”
  “可以啊……”暴脾气不至于,但果然一个个都是爽快人,叶修没言语地指了指刑架,张佳乐就自动自觉地走了过去。
  韩文清帮着张佳乐缠了几道绑带,抬手去接叶修的鞭子,叶修没客气,直接扔给了他。韩文清扫了一眼目不转睛盯着张佳乐的孙哲平,沉声:“他刚才多少?”
  既然是搭档,进度一致也好。只听叶修用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他刚才将将三十吧,张佳乐你照五十来,没问题。”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眼神又变了变,似乎是怀疑他是不是被鞭子打到头了。叶修笑笑:“打个赌?他看着是脆点,不过韧着呢,比孙哲平能抗。”
  这话韩文清莫名地不爱听,只是一时想不清楚原因。而当着他的面拿他打赌,张佳乐却也不乐意,白眼一翻怼了一句:“我凭什么让你赢啊?”
  叶修指着孙哲平笑笑:“你赢,换教官,你输,我还去照顾他。”
  张佳乐磨了半天牙,看看叶修再瞅瞅韩文清,终于认命一般地泄了气。韩文清鞭子抖开半天没动作,他知道这是在等他,没精打采地:“报告教官,准备好了。”
  噬骨一样的鞭子就落了下来。
  张佳乐眼前一阵阵发黑,鞭子的威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不由自主地挣扎、喊叫。他觉得自己已经用尽了全力去挣脱,但是入骨的疼痛如影随形,让他几乎不能呼吸,更不用说思索和学习。
  无尽的黑暗中,只有一波又一波的疼痛袭来,似乎有温热从眼睛里涌出,他顾不上想,也不敢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修带着几分笑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醒着没啊?”
  张佳乐无力地睁开眼,想也知道自己有多狼狈,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韩文清随手就将鞭子扔回给了叶修:“就这样了,他身体不行。”
  叶修拿着鞭子空甩了两下,有几分挑衅地喊住韩文清:“老韩啊,听着。”
  韩文清站住。随后,叶修的声音钻进张佳乐的耳朵里,居然并不刺耳,还有几分温和。
  “知道多少了吗?”
  张佳乐恍惚了一会儿,无力地吐出几个字。
  “二十八。”
  “继续?”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儿,狠狠咬住嘴唇,微微点头。叶修看也不看老韩,鞭子一下一下抽过去,平静地自言自语。
  “你见着同类你知道,我也知道。”
  韩文清低头看着张佳乐,他的头发被冷汗打湿,一缕一缕地贴在额头,脸色从灰白变得苍白,却始终看不出一丝软弱。叶修漫不经心地补着鞭子,余光扫了韩文清一眼,轻笑。
  “都是人,太刚容易折,还是韧一点好。当时为你这脾气,多遭多少罪。”
  他也没说是谁遭罪,韩文清却移开了视线,让叶修讪讪地有点不好意思。旧事他不想提,赶紧换个话题,也是一进门就有的感慨。
  “不过你看人家这感情深的,还不是对头是正副队,百花明年不出头,就没天理了。”
  他说着,最后一记鞭子抽完,鞭身都沾上了些颜色。他不放心地看了看伤——真要像动刑那么下手,这数目谁都得废,他都放轻着手劲来,但看着还是挺凄惨。本来想让张佳乐自己缓缓,却听他大喘着气,强行挣出几个音节。
  “今年就行……不用等……明年……”
  叶修呵地笑了。
  “今年就出头,我这老脸就没处搁了,是不是老韩?”
  韩文清冷冷看了他一眼:“你当霸图是死的?”
  “咳咳……”叶修赶紧装咳了几声,见韩文清没反应,自己讷讷地去翻教学大纲,“嗯……这两天的课不紧,今天把基础的先做了吧,练练自控。成不老韩?”
  韩文清看了没有一丝妥协意味的孙哲平两眼,没说话。
  当年魏琛训练他的手段,也算是刻骨铭心。
  训练不是真的用刑,叶修倒了半杯温水,看了看张佳乐的状态,估计绳子一解就得摔,索性不动,喂了他半杯,等他顺过气才问:“低血糖没有?”
  张佳乐早就知道自己状况不对,没到要急救的地步,却也不太好。只是这鞭子实在太苦,他本能地想逃避,索性没说。听叶修问,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话。
  叶修笑笑:“你素质不错,这节课内容能过,留点力气给明天。要不想继续,我给你签字,留孙哲平在这儿就行。”
  一听到留孙哲平,张佳乐顿时有了些力气,只是嗓子哑得一时说不出话。叶修知道他想问什么,还有闲心地解释了一下:“他那脾气太刚,只会硬抗,自控肯定不过关。骨头再硬还有碎的时候呢,咱们都不是神,他要一直这样容易伤着,稍微教教。”
  张佳乐的心一下子收得紧了,叶修说得轻描淡写,可他想都想象得到,以孙哲平的性格,绝对没那么容易收敛。
  而且……他并不想让他收敛,这样的性格,才是他的搭档。
  他的声音轻得发飘:“他学不会。”
  眼前这一幕有点熟悉,叶修知道张佳乐的意思,有些怀念地笑笑:“学不会没辙,但总归得试试。坦白说我觉得联盟这导向没问题,选不选看他自己了。”
  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厉害,从来没这么紧张过,指甲死掐着手心:“他……挺逞强的,别过了。”
  叶修看着这个虚弱得站不住却生抗了几十鞭子一声不吭的小后辈,听他破天荒地说软话,嘴角挑了挑:“你帮帮他?”
  张佳乐强忍着眩晕抬起头,其实现在他已经看不清孙哲平的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模模糊糊却觉得他对自己笑了一下。
  不过对着名声在外的心脏小队长叶修,他也没马上答应,有气无力地瞟了他一眼:“我能怎么帮?打call?”
  叶修呵地笑了一声:“打你。”
  即使是不擅长读心的韩文清,都觉得那一瞬间张佳乐的眼神分明在说这屋里有一个智商需要充值。
  叶修假装没看到,自顾自解释了两句:“你家队长有点顽固,让他自己训练,估计昏过去都不能听我一个字儿。有你的话,不用劝他都能听,一起分担也省得你心疼,怎么样?”
  张佳乐恍惚觉得有点道理,却又总觉得哪里被他绕了进去,正在纠结,却听那边韩文清冷不防怼了一句。
  “这么耗人有意思?”
  叶修不以为意地笑:“连累人的那个没资格说我吧?”
  张佳乐虽然脑子转不太动,这时候反应得却快,顿时明白叶修的言外之意。他诧异地看看韩文清,又瞅瞅叶修,难以置信:“韩队?”
  叶修挤挤眼:“可不是,当时我都绝望了。”
  张佳乐这时候再看着孙哲平和韩文清,居然有点理解了,小声咕哝:“这么逼他,他没打死你?”
  叶修笑笑,同样小声回了一句:“他都差点断了一口气,哪有劲打我。”
  不知道怎么,听到那句“断了一口气”,张佳乐的心狠狠抽了一下,说不出的难受。孙哲平离得远,听不清几个人的话,见他们都围着张佳乐,本能地打断:“打不打了?你们是等开饭还是怎么?”
  “马上,别急。”叶修乐了乐,拍拍张佳乐的肩,“赶紧定。”
  张佳乐轻轻呼出一口气,握紧了拳。
  “给我拿份营养剂。”
  孙哲平看着叶修极其耐心地给张佳乐喂下一瓶营养剂,又和韩文清一齐走过来,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还没等他说话,叶修已经不紧不慢地宣布了接下来的计划。
  “按你要求,换教官。”
  孙哲平深吸一口气,拳头抵着床站起来,冷冷扫了叶修一眼:“那你还杵这儿干嘛?”
  叶修颇有些同情地看了张佳乐一眼。其实他说的时候也没指望张佳乐配合,这时候真同意了,倒是佩服他的勇气。他重把一开始用的两根棍子拣回来,扔给老韩一根,声音压低了几度。
  “你对身体的掌控力不强,对抗意识太重,一旦被讯问容易受伤,很难给自己创造机会脱身。一会儿做个练习,控制身体反应,慢慢来。”
  孙哲平看着和颜悦色的叶修,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一直沉着脸的韩文清这时候终于说话了,他拿棍子压住孙哲平的腰,冷冷加了几个字。
  “别理他,快点。”
  叶修这时候才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又加了一句话:“哦对忘说了,你和张佳乐同步,什么时候你做到了,张佳乐什么时候停。”
  孙哲平本来还扶着床头借力靠着,听到这种句,居然一瞬间闪到叶修面前,两只眼睛亮得吓人。
  “再说一遍?”
  叶修一点没有闪躲的意思,对上他的视线反问:“你就不会不连累队友?”
  孙哲平的怒火好像被兜头浇了一盆水,顿时熄了下去。沉默了半晌,他转身撑住墙,许久,挤出来一句话。
  “怎么做?”
  这次叶修没说话,韩文清想了想,开口了。
  “不对抗,放松身体接受。会更疼,让身体适应,不要遵循本能。”
  几句话连个连接词都没有,孙哲平却居然听明白了,深吸了口气:“知道了。”
  韩文清一棍子便扫了过去。
  缓了许久的伤猛然被下重手,孙哲平整个人都懵了一下,一头撞在墙上。他的脊背微微躬起,整个人绷成一张弓,紧咬住牙才没发出惨声。
  叶修看得清楚,挥起手中棍子,往张佳乐身上漫不经心地抽了一记。
  “孙哲平,你欠他的。”
  孙哲平大口大口喘着气,还没说出话,韩文清下一记棍子扫过,顿时把嘴唇咬出了血印。张佳乐自己挨的时候狼狈不堪,这时候却硬气起来,咬牙冲叶修喊:“你别激他,我……靠!”
  叶修就势又补了一棍子,顿时就把他后半句打了回去。叶修好像没听见,停了手才施施然看他:“你说什么来着?”
  张佳乐咽下一口血腥气,横叶修一眼:“他不欠我的……我乐意!”
  短短一来一回,又是一记棍子砸过来。叶修早知道孙哲平且得一阵子,保持着和老韩同样的速度,心想张佳乐还真是有韧性,这时候倒精神了。对这样的人他也愿意逗两句,笑笑:“都快哭了,还乐意呢。”
  张佳乐对着叶修,说话连脑子都不过,冒出个来念头就怼了回去。
  “就像你……嘶……给韩队挡委屈似的!”
  这句话一甩出口,所有人都静默了三秒。韩文清目光复杂地看着叶修,叶修讪讪地转头。
  “……你看我干嘛,赶紧着,吃不吃饭了?”
  韩文清扶了几乎脱力的孙哲平一把,轻声:“能做到吗?”
  孙哲平死死抓着韩文清的衣服,知道一松手大概就要栽在地上,狠命咬着牙,根本说不出话来。韩文清看着他大滴大滴的冷汗滴在地上,想想自己当年,微微叹了口气。
  “叶修,”他的声音很平静,但不容置疑,“需要过程,他尽力了。”
  叶修看着老韩的神色一凛,知道他是认真的,微微点头,回手就把张佳乐的绳子解了:“没问题。不过那怎么训练?”
  韩文清没回答,伸手将孙哲平抵在墙上,沉着声音:“自己坚持。”
  孙哲平微微点头,韩文清抬手。
  棍子击打的闷响回荡在处置室里,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声音。叶修的神色有些复杂,张佳乐指甲深深地嵌里刑架,看着孙哲平的背影,一动不动。
  几分钟之后,韩文清扔下手里的棍子,淡淡看了叶修一眼:“再继续就昏厥了。”
  叶修没想到,老韩真的用这种最惨烈的方式训练,而孙哲平也硬顶着一声不吭,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该拦。他看了张佳乐一眼,对他的旁观也有些感慨,淡淡问了一句:“他行吗?”
  张佳乐的拳头紧紧攥着,把掌心都掐出了血印。但是他扔给叶修的,只有云淡风轻的几个字。
  “他自己能行。”
  韩文清把孙哲平扔回窄床上,稍微检查了一下,沉着声音:“休息之后继续。”
  孙哲平似乎没了知觉,半晌才微微张开眼,看了张佳乐一眼,突然扯出一丝笑来。
  “报告,申请暂缓……明天继续。”
  韩文清的脸色冷了两分:“原因?”
  孙哲平露出一丝痞劲儿,轻喘了一口气,双眼盯着张佳乐。
  “明儿随便折腾,没有不字儿……今儿……他身体不舒服,我得夸夸他。”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在看清张佳乐表情时,突然想到什么,去翻了翻他的学员资料。随即,他推着老韩就往外走,一边走不忘一边扔了一句话。
  “明儿过完继续。”
  “过完?”韩文清不明所以,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只当没看见,关上处置室的门。在关上门的一瞬间,他看见张佳乐快步扑过去,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冲着韩文清笑了笑。
  “如果咱们能像他们一样,多好。”

评论
热度(315)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