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花开不败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纵安.:

*乐乐生日快乐!!!

张佳乐又去了一回北京,自己去的,他没告诉任何人。

这是孙哲平退役后,他第一次自己来北京。

首都的变化很大,毕竟是皇城根儿底下,发展日新月异的也不奇怪。

第二天张佳乐特意起了个大早,漫无目的的闲逛。

逛着逛着就逛到了鼓楼这边,清早的鼓楼店铺都还没开,只开了不几个早餐的店面和摊子。

街角仍然是他和孙哲平曾经去过的早餐铺子。

他记得当时他刚喝了一口豆汁儿,就“噗”的喷到了对面孙哲平的脸上。

当时孙哲平的脸色特别差,差到了什么地步?就差把张佳乐吊起来打个三百遍泄愤了。

张佳乐笑了笑,走了进去。

“老板,一碗豆汁儿。”张佳乐找了个桌子坐下来。

老板把豆汁儿端上来,打眼一瞧。

“哟,这次您自己来的啊!”

张佳乐抬头,笑了笑,是啊,自己。

张佳乐低头喝了一口豆儿,回想起第一次喝那种泔水味叫他好几天没吃下去饭。见什么都一副豆汁儿味。他自己都想笑。

“唉,今儿不凑巧,您那个朋友没来。他最近天天来喝呢。”

张佳乐顿了下,又大口喝了几口,没有搭话。

门口的塑料帘子哗啦哗啦的响,又有人进店了。

“老板,一碗豆汁儿!”

“诶!您今儿个来啦?真巧,您朋友也在.....”

老板话音未落,张佳乐已然惊慌的一下站起身,风一样的向外跑去。

“什么?”孙哲平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那个人影已经推开他跑了出去。

“张佳乐!”孙哲平回身看见那个扎着酒红色辫子背影不假思索的喊到。

他紧接着追了出去,可是鼓楼这时候人已经多了,他也就没看见,豆汁儿店的拐角后面,张佳乐吐了一地。

孙哲平向前跑去,可这次张佳乐再也不会在原地等着孙哲平来找到他了。

他蹲在地上又哭又笑,看吧,孙哲平,我还是喝不惯豆汁儿。就像我俩一样,相交线到底也只是相交线,留下一个美丽的遇见和短暂的相处后又该分道扬镳,只不过这次却是永不相见了.....

就像孙哲平接受不了腻歪的鲜花饼和张佳乐拼死也喝不惯的豆汁儿一样。每次一到这种时候,两个人都在彼此面前强装出一副风轻云淡。

都是有着执拗的劲的年轻人,谁都不肯轻易为谁折了一身傲骨。他们坚信在爱情里面谁先低头谁就输了,于是都倔强的不肯低头。

等张佳乐哭够了乐够了,扶着墙缓缓地站起身,蹲了半天的腿麻到走路都像踩在云上。

他低着头缓慢的像个迟暮的老人,与周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仿佛一切光鲜亮丽的事物都入不了他的眼。

回到了宾馆,张佳乐把自己泡在了浴缸里,企图用温热的水流拂去刚刚的疲惫。

盛夏的北京,已经很久没下雨了,骤然的一场暴雨使得街上行人纷纷作鸟兽散。一下子空荡的街上,只有孙哲平一个人仍然在雨中寻找张佳乐。

孙哲平总感觉这是报应,当初他退役没有告诉张佳乐,硬生生让张佳乐找了一个月。结果这次张佳乐跟他玩了个消失。

真他妈是风水轮流转。

徒然无功的找了个遍,实在是找不到张佳乐,孙哲平只得原路返回,期待着能在某个街角的屋檐下看见他。

等孙哲平兜兜转转,再次回到豆汁店门口,偶然瞥见墙角处有一滩呕吐物,已经被雨水冲刷过了,只留下了一小滩。

他记起了当初带张佳乐第一次喝豆汁,除了第一口他喷到了自己脸上,剩下的他都一仰脖喝进去了。然后在出了店后不久张佳乐就尿遁了。

其实孙哲平是知道的,张佳乐这是去吐了。不过张佳乐不说,他就当不知道罢了。

他走了过去,发现墙角还有一个小东西反着光,是张佳乐手链上的一个小装饰品——狂剑士的剑。

这个手链是当初他们两个一起做的,特意找的银饰店画的图样。张佳乐的猎寻,孙哲平的葬花以及....百花的队徽。

孙哲平握紧了手中的剑,任凭它尖锐的棱角划伤手掌。

......还带着呢,孙哲平以为张佳乐早就扔了,毕竟孙哲平也知道当初自己的不告而别有多混蛋。

百花的张伟告诉他,他走后,张佳乐把他有关的东西发了疯似的全给扔了,一干二净。就像孙哲平走的时候一样决绝,张佳乐扔的时候也一样。

只有后来从和张佳乐关系好的林敬言口中得知那段时间张佳乐过的有多不好。原来被孙哲平投喂的斤两全都掉了,瘦的都脱了形。

为这件事,叶修曾经还问过孙哲平后不后悔,孙哲平笑了笑,不后悔,下一次还是会这样做。宁愿他当我是骗子是混蛋,也不想让他跟我经历一样的绝望。

是啊,职业选手的手多重要不言而喻,而当时两人都是当打之年,都是想拼力想争个冠军的年纪。孙哲平手伤了,他知道,张佳乐会比他更痛。既然自己已经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索性断的干净利落,不留退路。

这种事情,他自己来扛就可以了。


第二天,北京机场。

张佳乐订了最早的一班飞机。

一切在登机前都很顺利,那个人没有来找他。

这令张佳乐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东西把心给扎漏了一个口子,嗖嗖的进着风。

张佳乐后来知道了,那是失落。

可登机后,张佳乐就傻眼了,坐在自己座位旁边的不就是孙哲平吗?

下意识的想要退回登机口,却被空姐礼貌的告知飞机已经关闭舱门,即将起飞,让他回到自己的座位。

他环顾了一下周围,好巧不巧的没有一个空位,填的满满当当的。

张佳乐一时进退两难,只得回到座位。见孙哲平并没有什么要说的,索性戴了眼罩装睡。这样是避免交流的最好办法,毕竟,谁也没有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张佳乐起初心情忐忑,后来神经高度紧张之后竟然真的睡了过去。

孙哲平感受到身边人均匀的呼吸后,笑了。

真是一如既往的拿他没有办法啊,蠢死了。

示意空姐拿了一条毯子,轻轻的盖在了张佳乐身上。

“好梦,乐乐。”

等张佳乐再次醒来,已经到了昆明,本想着下机之后就跟孙哲平各奔东西。没想到前脚刚到中介,后脚孙哲平也到了。

其实张佳乐这次到昆明确实不是临时起意,只不过预谋的是卖房子。当初他以为会在百花打到退役才买的房子,没想到现在只能落灰。留着也没什么用索性卖了。

“诶呦,两位可算来了。介绍一下,这是卖房子的张先生,这是买房子的孙先生。”

“?孙哲平你搞什么鬼呢?义斩离这十万八千里呢?你跑昆明买房子?”张佳乐觉得自己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孙哲平挑了挑眉,“度假用不成吗?”

“成成成,反正我也管不了你,爱买买吧。”

中介快速替这俩阎王爷办好手续,然后一把绑着hellokitty的钥匙交到了孙哲平手里。

“......噗”孙哲平把这个吊坠捏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张佳乐的脸色越来越臭了。

“张乐乐同学,你这是少女心不死啊!”孙哲平没有卸下挂件,反倒是揣进了兜里。

“喂!”.....挂件你倒是给我留下啊!绝版的!

“混蛋啊!”只留下了张佳乐一个人对着孙哲平的背影跳脚。

事情也办妥了,张佳乐收拾收拾又准备回青岛了。毕竟霸图那还有训练和一堆事情带着他。

这次并没有遇见孙哲平,只是下了飞机。张佳乐就被孙哲平堵了个正着。

“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语罢,张佳乐拉起箱子又要走。他有时候觉得,从孙哲平离开后,他独自的那两年半的疯狂,就像一场盛大而孤独的葬礼,埋葬了过去的他。

又或者是一人的花期,为一人而开,一人而败。

可是他现在不想这么做了,疯了两年半,也够了。

孙哲平摊开手,露出了手中那把狂剑士的剑,或者准确点说,是落花狼籍的那把葬花。

张佳乐愣了愣,淡淡的说,都过去了。

孙哲平笑了,对,都过去了。

—所以?

—我想,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张佳乐愣住了,“你....”

孙哲平逆着光,向张佳乐伸出了手。

手里还有一把钥匙,还绑着张佳乐的粉红挂件。

“聘礼。”

张佳乐想了想,还是接过来了。

他不怪孙哲平的不告而别,只是怪自己面对孙哲平手伤的无能为力。

他不原谅的是过去的孙哲平,但是现在的孙哲平,他可以选择性接受。

“行吧,我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不过,你可得给我记好了,再有下次不告而别,我就把你扫地出门,听见没?”

“是是是,听见了听见了。张乐乐小朋友。”

“呵呵。”这下子,张佳乐连一个眼神也不想给孙哲平了。

“诶诶诶,生气了?”孙哲平追上张佳乐的脚步,一把拥住了张佳乐。

“这都是人,别.....”张佳乐回头,嘴唇擦过了孙哲平的嘴角。

孙哲平一把搂住了张佳乐的腰,回给他一个久违的,迟来的吻。

张佳乐闭上眼,任由孙哲平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攻城略地。

—.....张佳乐。

—我在。

他是喜欢孙哲平的,而孙哲平也是喜欢他的。

这就够了。

那么余生请多多指教。


再后来啊,张佳乐从苏黎世带回了一个戒指,求婚戒指。

这一次,无冕之王终于让世界见证了他的加冕。

他做到了,带着孙哲平那份。

电视旁的孙哲平也笑了。

这下子,他们的婚礼准备工作的最后一项也完成了。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婚礼在昆明举行的。

所有他们认识的人都来了。

叶修,王杰希,喻文州,韩文清....

还有,百花的邹远和于锋,他们都来了。

来祝福这一对历经磨难终于修成正果的新人。

那天阳光正暖,一切都很美好。

只有他们自己记得,当初那两个少年曾经为了彼此遍体鳞伤。

而现在,

所有的一切刚刚开始,

所有的一切还未结束。

故事的主角已经登场,

故事的高潮等候上演。

这一路风寒料峭,岁月浩荡,

何其有幸,时光过尽的他们都不负最初模样。

最后,

愿花开不败人长久。

愿青山不改水长流。



响应组织号召,加了个假车。走外链w

https://m.weibo.cn/5678676547/4210691516768792

评论
热度(49)
  1. 卖梗的小姑凉纵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