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全职双花】百花杀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北扬拓拓拓拓拓:

*大概是西幻荣耀大陆paro

*一个寻找的故事,有点意识流【?

*乐乐生日快乐!!

=====================

【全职双花】百花杀

1.

张佳乐知道自己是在梦里。

孙哲平长臂一伸,重剑葬花挡在张佳乐身前,他本人则向前迈了几步,回头冲着张佳乐露出一个无畏的笑。张佳乐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他不能动,只能站着眼睁睁看着孙哲平走入一片火海。

前方铺天盖地的大火,气势汹汹地从天地交线处扑来,火舌卷入了孙哲平的身影,撩到张佳乐的眼前,他感受到一阵窒息般灼热的痛。

一个眨眼的瞬间,情形一转,没有火也没有孙哲平,张佳乐手握着葬花。他眨眨眼,远方似乎有什么东西,他能走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过去看个究竟。他提着葬花——葬花比印象中轻了许多,以往他只能双手抡起这把大剑,现在却能一只手像握着爱枪猎寻一样握着它。张佳乐觉得越来越近,近到看清了——这是一个墓碑,只到小腿的矮小墓碑,它上面什么都没有,张佳乐却知道这是什么:是孙哲平的墓。他想用葬花砍碎这块石头,他就要这么做了,却意识到这是梦里,不管在梦里做什么现实都不会改变的。

张佳乐醒了过来。葬花还在床头,猎寻还在腰间。他下床推开了窗户,像是要把残留在空气中的最后一丝梦的味道散去。

梦与现实还是不同的,现实中的那块墓碑不是个无字碑,上面清楚刻着孙哲平的大名。他的墓也是张佳乐亲手挖开,里面除了重剑葬花空空如也。

“坟里没尸骨,”张佳乐粗暴地踩在石碑上,“我不信他死了,你们谁造的谣骗我说他入了土?”

邹远和唐昊面面相觑,显然毫不知情。唐昊回答:“那场大战之后你和孙哲平都不知所踪,百花没人掌管,也是乱成一锅粥。你是在这期间被发现重伤昏迷才送回来的,孙哥却一直没消息,又爆发了和微草的摩擦,等我们收拾好这烂摊子,才发现这个坟就已经在了,也许是战时匆忙立起来的。”

邹远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也许……也许战时……尸骨无存,匆忙立的衣冠冢……”

张佳乐一脚踹开了掀起的棺材盖:“葬花要么和活着的孙哲平在一起,要么和死了的孙哲平在一起。这坟里只有孤零零的一把剑,让我以为他死了太难了点!”

邹远和唐昊显然被吓到了,他们的印象中张佳乐一直都是个开朗好脾气的人。邹远问他:“那……乐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佳乐用脚尖拨了拨浮土,下定了决心一般:“去找他,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那百花……?!”唐昊不可置信。

“百花需要的是双核,和微草那一战你也看出来了,只有我一个人,很累。”张佳乐一直倔强的一个人担着百花全部的担子,如今也算是能坦荡的说出累。

唐昊还想再说什么,被邹远拦住了。张佳乐把目光落回到葬花大剑上,内心却是翻涌酸涩难言的思绪。

2. 

 张佳乐这次来到了蓝雨的地盘,他的独身旅行已经接近两年,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突然就被接到了蓝雨本部,见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

“诶?发生了什么?”张佳乐见到这两个人时还是一头雾水,他出来旅行两年之久,百花的事情都不再接触,也想不到有什么大事是需要他们俩找到自己。

黄少天一手搭上他的肩膀,笑嘻嘻地问:“不能是久别重逢热泪盈眶的老友相聚吗?”

“那会特意把我接到你们这个总部吗?”张佳乐明显不信,但对他们也没戒心,把葬花和猎寻都卸了下来,把自己调整成一个舒适的坐姿。

喻文州端上茶,解释给他听:“不是我们要找你,是韩文清要找你。”

张佳乐怔了一下,沉默片刻道:“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到处跑?现在搞得全世界都以为老韩跟你有过节,想抓你。后来,张新杰叫我们队长帮着留意你,听说你来到蓝雨的地界上,才把你接过来。怎么了?你打歪了老韩的鼻子他那么想抓你?”黄少天灌了一口茶水,眼神却带着戏谑的神情盯着张佳乐。

张佳乐的眼球转过去看黄少天,又转回来盯着喻文州,才重重的叹口气,问道:“你知道了?是新杰告诉你的?”

喻文州带着惯有的笑容:“我猜的。霸图想拉你入伙?”

黄少天显然也是听了这个猜测,脸上笑意不减,直勾勾盯着张佳乐。

“是,不过我没答应……”张佳乐垂了眼帘低声说道,“我想……先找到孙哲平。”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抚过葬花的剑身。

喻文州和黄少天听了这话呼吸也是一滞,他们都知道张佳乐这近两年来吃了多少苦,而这些都是为了什么。旅途的风霜打磨的张佳乐老成了许多,他不再是那个笑起来欢快又俊朗的少年,脸上多了些沧桑和忧郁的意味,就连下巴上的胡茬都在昭示着他经历的蜕变。

黄少天的声音沉了下来:“我不该阻止你,可是……你不该消磨了你的才华。你是当年全大陆最优秀的弹药师,是在当初大战中拯救了一方水土的英雄,是亲手组建百花重新分配大陆格局的男人。霸图能给你一个这样的位置,哪怕利用霸图的人手……”

“少天,”张佳乐缓缓的摇了摇头,“为了这一个不知终点的旅途,我连百花都没有留恋,所以我连停留霸图的理由都没有。更何况——

“你说的这些头衔,没有孙哲平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样坚定的话,黄少天又想起年少时初见这两人,那时他们锋芒正盛,脸庞还带着初出茅庐的傲气。那时他们说:“繁花血景,就是双核,缺了一个都不行。若是连在自己身旁保护对方的能力都没有,不如回家种田。”

如今喻文州黄少天也成了蓝雨“剑与诅咒”的双核,更懂了他们的前辈辛苦执着和那份深入骨髓的情感,甚至更替他们疼,想替他们去理清多少年来理不清的一切。

当局者迷。

喻文州只问他:“孙哲平是你的什么人?你要为他做到这种地步?”

张佳乐沉默。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喻文州的明知故问。爱与眷恋,动力与支柱,千千万万个日夜沉淀下来的思念,而这些,全都不曾回应,张佳乐说不出口。

“能是什么,普通人罢了。”

只听得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轻轻地叹了口气。

 

3.

张佳乐还是去了霸图,理由很简单:百花和霸图打起来了。

这事发生挺长时间的了,一开始张佳乐都没留意,毕竟对他们来说互相发生一点纠纷摩擦相当正常,虽然大家都是那一场大战后携手过来的人,惺惺相惜,可为了自己地方上民众的利益,总有些冲突不可避免。

这次情况有点特殊,阵仗大到霸图的贸易路线链都被百花生生隔断,恶劣影响甚至波及到了蓝雨微草和轮回。嘉世本就在兴欣的挤压下苟延残喘,如今又蹦到了百花的战线上,跟老对手霸图唱对角戏。整个形式乱成了一锅粥,韩文清只好打探了张佳乐的行程,把他直接接到了霸图。

张佳乐也是这时才知道,唐昊已经不在百花,由于他独自旅行实在是太低调,大多平民百姓都认为他已经死了。繁花血景不在,没人可以镇得住场子,嘉世又煽风点火,百花便开始向难以控制的走向发展。若是激进派再有动作,挑起百花和霸图的战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把张佳乐前辈接到霸图也不是明智之举,若是让百花的人认为你还活着却投奔了霸图,只会怒火更盛。不过为了解决这桩事故,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那如果我去交涉呢?”张佳乐双手撑着桌面,脑子有点乱,背上的葬花似乎有千斤重,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如果是以霸图这边的立场去,怕是只会起到反效果。”张新杰也是面露愁绪,很多时候的利益冲突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自从五年前那场惊天动地全大陆陷入血海的大战之后,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选择和平处理,怕是都对战事心有余悸。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这五年下来的各方资源排布,也不是互相之间说吞就能吞的。

结果现在陷入了胶着。

而打破这一胶着状态的,正是张新杰的判断,不知道怎么得到的消息,所有百花人都知道了,张佳乐还活着,还抛弃了百花投靠了霸图。他们出离愤怒了。

“……”张佳乐背着葬花挂着猎寻,第一次迷茫地走向战场。守在百花的邹远和新搭档于锋也正在想方设法让激进派回头。

可是民怨一起,哪能那么容易结束。

最优秀的弹药师举起了重剑,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对百花的人下手。

葬花对张佳乐来说太重了,他拿在手里的仿佛是孙哲平对他的期望,希望百花能繁荣,希望世道安好天下太平。可是张佳乐一样都没能做到。

百花的人在逼近,而身后霸图的人也在向前涌去。

而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找到孙哲平。那他这满腔的话,有过愤恨有过后悔,有过思念也有过眷恋,都说给谁听?

张佳乐加入了战局,他放下了不擅长的重剑,全大陆最优秀的弹药师炸开了一整片的光影。

没有重剑在身前指明前进的方向,张佳乐茫茫然发现,在一片混战之中,有人已经穿过了这片光影。张佳乐却无法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他在犹豫和迷茫。

葬花猛然横在张佳乐身前,握着重剑的这个男人振腕一抖,将一群试图近身的人扫了出去。男人揽着张佳乐的腰,飞身后退,寻得一块清净地才放他下来。

“孙……孙哲平???”人群有人认了出来。

张佳乐只觉得一阵眩晕,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心脏却在剧烈的快速跳动。他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听见孙哲平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廓,孙哲平用额头抵着他的,两人在战场感受到了短暂的温存。

“谢谢你一直帮我保留着葬花。”孙哲平犹如天神下凡,突然的出现,那他下一秒,会不会就是突然的消失。

“你……”张佳乐有太多想问的,太多太多,多到他仍在流泪,却一句也问不出来。

“对不起乐乐……”孙哲平也在手足无措,只得一遍一遍的擦拭对方的泪水。

“你还走吗……”张佳乐攥紧了拳头问。

“……乐乐,如果有机会,我会把这些年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你。而现在,我们去向过去做个告别吧。”

张佳乐不再是百花的张佳乐,孙哲平也不再是百花的孙哲平。人总是在变的,总是踏着过去迈步前行。

那个曾经震惊天下的繁花血景,今天仅此一次的复活在这片战场上,绽放血与花的盛宴。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张佳乐还是加入了霸图,孙哲平确确实实的还活着,他也算放心了。不过孙哲平还是走了,说是要去完成自己的事。

“等这我要做的事情结束,我就从我们分别开始,五年的时光一点一点给你讲。”孙哲平的葬花,最终交还到了张佳乐手上,“所以,暂时保管。”

张佳乐咬唇踟蹰片刻,问出了口:“孙哲平,你爱我吗?”

两年不知生死的折磨,任谁也不能体验半分。张佳乐闭了闭眼,既是问他,也是问自己。若是不爱,何必自己这么痛苦;若是爱,又为何让对方这么难过。

他听见孙哲平回答:“一生所爱,至死不休。”

 

十年前百花地界上的花开的正盛,而他们的繁花血景还在磨合阶段。

孙哲平问他:“怎么样?大陆第一,有信心吗?”

张佳乐笑的璀璨:“当然!!我们要称霸世界第一!我和你一起,繁花血景,谁与争锋!”

孙哲平坚定回复他:“如果是和你在一起,这个愿望,至死不休。”

繁花血景横空出世那一年果真惊艳了全大陆。

我花开尽百花杀。

双核时代,就此拉开了大幕。

END.

 


评论
热度(66)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