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双花」Spring Fever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沈迦陵:

(1)

  三月雨后的空气里混杂着泥土潮湿的味道,腥涩而甘甜,是春与大地的一期一会。

  张佳乐直愣愣地望着窗外,看着阳光把雨水蒸发,将它以另一种形态捧上天堂,再坠下,身陷无尽的轮回却不知疲倦地乐在其中。可惜旁人只会觉得无趣和徒劳,正如张佳乐,托着腮,目光涣散,眼皮打架,被蒸腾起的温暖气息围绕得熏熏然。

  俗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春困放在其首也不见得只是因为春在四季之首,大抵还脱不开春倦症者众多的缘故,一不留神这神魂就脱了驱壳,去如棉的细雨里沾一沾,到刚冒头的绒绒草地上滚一滚,和着吹面不寒的杨柳风正好眠,可你能怪谁呢,这叫自然规律。

  于是张佳乐倚着窗框,两眼一闭,顺应自然规律去了。

  好巧不巧,星期一下午第一节课,是他们处女座班主任的政治课,上课走神轻则罚站重则门口罚站。这才开学一周,别问张佳乐怎么知道的,那都是其他同学用“血肉”探出来的道哇。

  撑了一周张佳乐想方设法支开眼皮,最终还是觉得缴械投降比较好,毕竟人难胜天,春困这玩意太难战胜,当然经济生活的内容太无趣算三分原因。

  “有的同学,这才开学一周过去就原形毕露了”果不其然,老师中止了讲课,换上了一副要开始批判谁的预备气态,“孙哲平,张佳乐,门口站着清醒一下再进来听课。”

  好嘛,还是“重罚”,不过有个倒霉的一起受罚,感觉似乎也没那么难堪了。张佳乐迷迷糊糊地从后门走出去,脊背贴着墙,瓷砖的丝丝凉意透过衬衫触及肌肤,确实清醒了一些。

  孙哲平,这人是谁啊?

  其实张佳乐不太好意思说,都一周了他连班上的同学还没认清楚,名字和相貌时常对错号,对这个孙哲平更是毫无印象。而这个陌生的同学现在就和他肩并肩罚站,一言不发地,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张佳乐还没想好是和他打个招呼再谈谈天气,或者是自我介绍再幸灾乐祸同甘共苦一下,孙哲平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张佳乐,听说你网游打得不错。”

  “你也玩荣耀?”

  “是啊。都是同班的,要不要组个战队?”

  于是他的青春在被狗吃之前就先交付到了孙哲平的手上。

  (2)

  高中三年过得好不容易,孙哲平张佳乐在高二那年分了班,但是联系却从来没断,有机会就凑在一起讨论战术,班上玩荣耀的同学没几个像他俩这样走心的。

  “双花”组合在游戏上打得风生水起,几年下来已经算得上本服务器的知名组合,大有进军职业圈的趋势。不仅仅是游戏上的密切合作,生活上两人也是越走越近,会考的时候相互帮助补习,篮球场上配合无间,就连双方父母都因两人的关系也变得十分熟络。

  终于到了毕业季,原来高一的那一班同学也另外安排了一个聚会,两人自然都参加了。

  虽然真心话大冒险很俗气,但却是聚会必不可少的活动之一,向来只有幸运E的张佳乐第一轮就被抽到了。

  “和你左手边第三个人接吻”纸条上如是写到。

  第一把就来这么大的,张佳乐咽了一口口水,不过情不情愿都得认罚,他心中只能暗暗希望被点到的是个男生。

  张佳乐看向左边的第三个人,并没有如他所愿,是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也是曾经的学习委员,长相清秀,更不乏追求的男同学。此时那个女孩子也很不好意思,尴尬得有些手足无措,却不好意思提拒绝,其实她和张佳乐除了催作业没多说过几句话,完全不熟悉,可这也免不了其他好事的同学起哄。

“张佳乐愿赌服输啊,你不会怂了吧。”“亲一口学委那可是你赚了呀!”

然后又是一阵不怀好意的嬉笑。

  张佳乐不敢对女孩子轻薄,又不愿被看轻,犹犹豫豫不敢往前挪步子。倒是孙哲平突然走过去俯身和学习委员说了什么,大大方方地就和她换了位置。学委一脸感激之色,孙哲平还颇有几分英雄救美的姿态,只是这个“美”,在不同人眼里却是换了角色。

  孙哲平面色坦然地说:“亲吧,我不介意。”然后起哄的主力军瞬间从男生变成了女生,隐约还有什么“早就感觉他们是一对儿了。”的声音。

  天地良心,他张佳乐和孙哲平绝对只是纯洁的友谊!

  虽是如此,但亲男生总比女生来得轻松一点,相对也没有那么难堪,更何况孙哲平又是他的好兄弟,这样一通想下来,张佳乐倒是心中轻松不少。张佳乐僵硬地走过去,嘴唇蜻蜓点水般擦过孙哲平的脸颊,就算完了。

  大家的起哄却没有因此而止,反而愈演愈烈,“亲个脸蛋怎么够,我们要看亲嘴,是不是啊同学们?”

  张佳乐心中暗骂这起哄的主儿,真糟心。好在孙哲平出声压了下来,同学免不了嘟囔几句,这事才算完了。

  一通敬酒过去,张佳乐有点晕乎,他本来酒量就一般,再加上玩牌输了罚酒,更扛不住这样一杯一杯地灌酒。三年来同学们几乎没见过孙哲平喝酒,没这个场合也没有几乎,别人看着样子都以为孙哲平酒量不错,其实只有张佳乐知道,他三杯就倒,所以一杯都不喝怕露馅。

  今天他也是打了要开车回家的借口拒了别人的敬酒,张佳乐真是想不到孙哲平得有多好的心态才能在一群酒疯子疯狂地劝酒之下一脸淡定地喝饮料吃水果的,所以照顾喝得不知东南西北的张佳乐的艰巨任务还是理所应当地落到了他的肩上。

  醉酒的张佳乐滑溜得像个泥鳅,摊在孙哲平身上怎么也抱不起来。包厢里走的早些时候就走了,剩下的都是横七竖八等人来接的,唯一清醒的孙哲平被张佳乐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孙哲平弹了弹张佳乐的额头,示意他:“张佳乐,起来回家了。”

  “不要……再来一把……”他耍无赖似的反抗,顺道还用头磨蹭孙哲平的胸口,像极了某种大型毛绒动物。

  “你别撒娇啊,撒娇也得回家知道不?”

  张佳乐不说话了,迷蒙着眼睛抬起头看孙哲平,眼眶红红的,眼神中酝酿着某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然后结结巴巴地说“大孙啊,我不回家,回家,就见不到你了。”他支起身子,想凑孙哲平近一点,却使不上劲似的动作十分艰难。

  孙哲平一个冲动,鬼使神差地就吻了过去,唇舌交缠,浓郁的酒气在气息间交换。

  缠绵过后,他抵着张佳乐的额头问:“怎么这么烫,突然发烧了么?”

  “喜欢你……”张佳乐回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昏睡在他的肩头,似是醉过去了。

  孙哲平架着他,缓缓走出了包厢,轻叹了一口气。

  “张佳乐,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可劲欺负我吧。”

  (3)

  “第一次和你罚站那会儿,我都不记得你叫什么。”多年后的张佳乐,叼着薯片窝在孙哲平怀里打手游,难得的夏休期,两个人就躲在宿舍吹空调,写作“休息”读作“约会”。

  孙哲平也拿着手机玩游戏,一边和游戏里的百花缭乱配合打怪,一边和怀里的张佳乐聊天。空气里像融化了一支奶油冰棍,洋溢着甜丝丝的气息。

  “我一开学就记得你了,那小辫子,挺带感的。”两人轻松解决了一个BOSS,游戏跳出闯关成功的收益界面。孙哲平顺便腾出一只手玩张佳乐的辫子。好多年过去,张佳乐的辫子一直留着,直到现在依旧如此。

  “后来听说你也打荣耀,还是个高手。”

  “然后你就看上我了?”

  “没那么快,顶多就是注意到你了。”

  想起两人的高中时光,短暂而灿烂,从初识到熟悉再到天雷勾地火,还不到一个学期。如果俗气点,那就叫千里姻缘一线牵,命中注定,如果高雅点,就叫高山流水遇知音,伯牙子期。

  从游戏里配合无间再到学习上文理互补,班上同学都纳闷了,这两个家伙该不会真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吧。两人的游戏合作一直从高中打到现在,默契只会更默契,友情也顺利升华成了爱情。

  总之轰轰烈烈的故事还在进行着,怀着相同的信念,两人笃信着未来某一天繁花血景会在万人眼前绽放,斩下胜利的桂枝,而他们的战队也会登顶为王,一如他们的爱情璀璨。

  和NPC交付了任务,张佳乐有些倦了,关掉手机屏幕,枕在孙哲平胸前,喃喃地问:“那时候明知道是班主任的课,你怎么还敢睡觉啊?”

  “春困呗,你不也睡了?”孙哲平伸手拿了一条薄毯盖在张佳乐身上,理了理他的头发,把他圈在怀中,让他安心睡去。

  两人交换了一个吻,行云流水般自然而然。

  他们相爱的每个日子里,四季如春,百花盛开。


评论
热度(47)
  1. 卖梗的小姑凉仙都女孩阿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