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时光胶囊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风车村:

*祝张佳乐生日快乐!

*两人已经是老夫老妻的状态了(。



“喂?你好。”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啊,当然记得了!”

“不会吧?都这么久了,还有粉丝把东西寄到百花俱乐部去吗?”

“不是粉丝?”

“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吧。你明天值班吗?我自己过去就好。”

“嗯……是啊,好久不见了,想吃啥,明早我给你带过去。”

“不麻烦,你跟我客气什么,那明天见。”

 

挂了电话,张佳乐饶有趣味地把玩手上的手机,仍在回味刚才的电话。

“谁的电话?”孙哲平等了几分钟,没等到人主动开口,只得自己问道。

张佳乐闻言笑了笑,神秘兮兮道:“大孙,明天咱们有安排了。”

“啊?”孙哲平只觉得一头雾水。

 

1、

十二赛季结束后,两人携手退役,在b市和K市两处都买了房子,美其名为无论在何方都有一个家,美滋滋地过起这个月在B市,那个月在K市的退休生活。孙哲平父母常年旅居海外,自从两人好上,春节便是年年“倒插门”。今年寒流南下,K市的气温到二月仍不见回转,一家子穿得厚实,热热闹闹,过了个红红火火的年。

 

大年初九

 

“张佳乐,你快点。”孙哲平在玄关穿好鞋子,催促道。

“你急什么!又不赶时间。”房间里传来裹在衣物里的喊声。

“你再磨蹭,怕是要被堵得进不去百花了。”

“卧槽,孙哲平,少乌鸦嘴!这大过年的谁来堵我啊!”话音刚落,这人总算是到了玄关,气喘吁吁的,仿佛刚跑完一场世纪马拉松。

孙哲平摇摇头,帮他捋了捋头毛,等他穿好鞋子,就提溜着出门了。

两个人先是去了最近的早点铺子,虽然有价格不菲的名牌好车,但张佳乐热衷于在拐角巷子里发掘美食,开车远不如步行方便,也就渐渐养成习惯了。

这家铺子在附近也算小有名气,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龙,两人还是耐心等了一阵才吃上了早点。

“我刚出房间的时候,就看见你已经穿好衣服了,怎么还拖了这么久?”孙哲平说着,闷了口豆浆。

“我换件衣服不行啊!”

孙哲平闻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实话实说道:“没看出区别。”

张佳乐赏了他个白眼,没搭理他,又低头吃起油条。

“今天怎么突然要去百花,昨晚问你又不说。”

“嘿嘿,到了就知道了,现在先保密。”张佳乐眨眨眼睛,就是不愿说。

孙哲平没辙,便不再问了,反正到了就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吃完张佳乐还多带了一份早餐,神神秘秘的。

 

2、

百花俱乐部离市中心有些距离,前段时间通了地铁,交通便利,连带着周边都兴盛起来,他们两人当年改善伙食下的苍蝇馆子都悉数消声灭迹。

张佳乐下了地铁一路走过来,还连道可惜,说是还想尝尝看,回忆当年的峥嵘岁月。

孙哲平说你就吹吧,你就是想吃。

两个人胡吹乱侃,不一会就走到百花俱乐部门口。

“张队!”远远就听到有人大声喊道。

门卫室里,老大爷穿着军绿色的大棉袄,正缩在椅子上哈气,老远瞧着张佳乐,一把老骨头了,还是立马就跳起来特兴奋地挥手道。

待人走到近处,才注意到后面还跟着一个孙哲平。

“啊,孙队!你也来了……”

“老王,好久不见。”孙哲平点头致意。

“老王,你看!我给你带了啥!以前你特爱吃的!”张佳乐像献宝似地把打包好的早点举起来。

“亏得张队还记得……”老王接过早点,一脸感慨。

三人寒暄了一阵,从百花的往昔聊到近况,都是唏嘘不已。

“老王,说好的东西呢?”聊到尾声,张佳乐问道。

“啊,你瞧我这记性,都聊忘了,东西在这呢。我看那笔迹确实像你写的,而且还不是什么快递员送来的,那送货小伙讲得可严肃了,我就想着还是联系你本人看看吧,”老王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平凡无奇的小包裹,递给张佳乐,“幸好你没换号码。”

张佳乐的手机号码距今快10年没换了,至于原因嘛……只是为了那时某人想打的时候,不至于找不到人,只可惜4年过去了,也未曾等到那一声铃响。

张佳乐刚想接过包裹,却被孙哲平从旁截获了。

 

3、

“这是什么?你特意跑一趟就为了这个?”孙哲平晃了晃包裹,重量很轻,没什么声响,又看了看黏在包裹上的单子,笑道,“还真是你的字,特丑。”

张佳乐没好气地抢回包裹,瞪了他一眼。

“这是我十年前生日寄回来的。”他轻轻抚摸那个包裹说道。

“十年前?”这下孙哲平也来了兴趣,好奇道,“你寄了什么?”

“还是拆开看看吧,其实我也忘了。”张佳乐找老王要了把剪刀,把包裹拆了。

包裹里的东西很简单,就几张照片,可见当时准备之匆忙,完全是心血来潮。

照片是百花俱乐部各处的景色,当时刚迁新居,张佳乐兴高采烈地拍了一堆照片。

孙哲平拿起照片,一张张地查看,翻到最后,是一张两人的合影:背景是百花俱乐部,两个青葱少年,眉眼间都是少年特有的青涩,身着队服,互相在对方脑袋上比着剪子手,张佳乐咧开嘴笑得意气风发,孙哲平则是酷酷地翘起嘴角。

孙哲平视线在这张合照上停留了许久,他突然非常想看看现在的张佳乐。他转过头,却发现张佳乐在盯着包裹单子发呆。

“怎么了?”他出声询问道。

张佳乐闻言醒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事,就觉得以前的自己,好傻好天真,怎么就这么确定,十年后,我就一定还在百花呢?”

张佳乐笑了笑,不再去看那张他亲手写好的单子。

孙哲平拍拍他以示安慰。

“没事,没事,都过去了!”张佳乐大声嚷道,不一会就恢复了精神,从孙哲平手中夺过照片,也自己一张张看起来。

“大孙,你不想看看照片里的地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吗!”他看着看着就兴致高涨起来。

“不想。”孙哲平秒答,“而且门锁着,你怎么进去?”

张佳乐瞬间泄气道:“也是哦。”

“如果两位想进去,我这里有钥匙。”一直在旁默默吃早点的老王突然开口道。

“!”

 

4、

在老王的帮助下,两人进入了俱乐部大楼,春节放假拉闸,断水断电,楼里有些昏暗,幸好白天光线亮堂,足够视物清晰了。百花俱乐部换过一次地方,一开始是在一个更偏远的小破地方,在三赛季获得第一次亚军之后,投资商增多,资金充裕起来,才换到了现在的地方。在外面看时,尚觉不出什么大的变化,可进到楼里,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再次踏入,他们两人都不禁有恍如隔世之感。

张佳乐不由自主地来到训练室,曾经他在将近四年的时间里,天天来此训练,最后两年更是几乎没日没夜地窝在这里,这已经是他近乎本能的行动。

直到门口处,他才稍稍回过神来。

训练室自然是冷冷清清,门照理说该是锁死的,但他还是扭了扭门把手,门居然就这么开了。

“哎,大孙,你快来看,这门从你还是队长时就坏着,到我离开,直到现在他们都没修好啊。”张佳乐啧啧称奇。

“故意不修的吧?不然晚上怎么好偷偷跑来训练。”孙哲平一针见血。

“哈哈,说得也是,不如说修好几次都让我们又弄坏了。”

训练室倒是与照片中别无二致,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电脑与外设的更新换代。

张佳乐来到他一贯的位置,发现鼠标和键盘都不是他惯用的那款了,想来也是,坐在这的人已经是百花的新队长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很好,他笑眯眯地想道。

“看着台电脑傻笑什么呢?”

“啥事都没。”他喜滋滋地拉着孙哲平在小小的训练室逛了一圈,这摸摸,那看看,仿佛这些电脑都长出花来了。

“发现没有?”逛完一圈,他像发现新大陆般问道。

“发现什么?”

“这些电脑和外设都是世面上的最新款!”

“然后呢?”孙哲平回得理所当然,这个配置对土豪集团义斩来说,是基本中的基本。

“证明百花现在过得很好,我高兴!”

孙哲平看他那兴奋劲,毫不怀疑如果房间通着电,他绝对会开机坐下体验几把。

他不禁失笑,呼噜了一把他的小辫:“行了,走吧,摸得全是你手印。”

走出门口关上门,还听到这人叽叽咕咕道。

“还记得以前刚组建战队的时候吗?那会我俩天天网吧通宵训练,哪能和现在比啊。”

他想了想,低低笑了一声:“那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进决赛。”

张佳乐闻言一怔,随即大笑道:“大孙,说得太好啦!”

一时空旷的走廊里都回荡着他爽朗的笑声。

 

5、

一路上经过好几个房间,有些锁着,有些没锁,但都是些员工与工会的工作室,没什么出奇的。张佳乐进没锁的房间逛个一圈,对照照片,翻翻东西,意思意思就出来了。

孙哲平嘲笑他这种行为是玩rpg刚进村时去民居翻箱倒柜搜刮宝藏,张佳乐没理他,继续我行我素。

走着走着,他忽然站住了,孙哲平看了看门牌,展览室,便也停下了脚步。

这个门结结实实的,张佳乐扭了又扭,没扭开,真要说起来,奖杯奖状之类的东西是比丢了再买就好的电脑与外设珍贵多了,不会这么随意对待。

这个房间的钥匙,一向是经理保管的,老王可没有啊,他心里发愁。正一筹莫展时,他看到孙哲平直径走到附近拐角处的消防箱,打开箱子,从水管后面摸出了把钥匙。

张佳乐好奇他想做什么,也跟了过来,看到这把钥匙,惊呼道:“对了!还有这个,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钥匙居然还在原地,我都忘了……”

他欢天喜地从孙哲平手中抢过钥匙,一蹦三步地跑去开门。

“大孙,你怎么会记得?”说话间,咔嚓一声轻响,门顺利开了。

“是我配的,印象比较深刻。”孙哲平跟着他进了房间。

“啊? 孙哲平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居然也会做这种事?”

“你当我为了谁?当年是谁说想天天抱着奖杯不撒手的?”

“我这不是第一次得亚军嘛,”张佳乐这会也记起来了,老脸一红,“谁想到之后会再得三次……”他扁扁嘴,自嘲道。

展览室大概平常出入的人少,与其他地方相比,积了一层薄灰,更显人气稀少,甚至可以说有些荒凉了。

张佳乐拿出照片比对了一下,除了多了几个奖杯,真可以说得上是一模一样了。

他走近展柜,抚了抚展示柜上的灰尘,让里面的奖杯能看得更清楚。

“小邹和于峰他们,大概不怎么来这里吧?”说着不禁有些伤感。

这句话里的意味,孙哲平怎么会放过。

“你经常来吗?”

“嗯,经常。”张佳乐的目光移到展示柜的第一个奖杯上,“第三赛季不用说了,我缠着你偷配了这个房间的钥匙,就是为了想看的时候随时都能来看看。”

“之后……”他垂下目光,在他手掌的正下方,正是第五赛季的奖杯,“我觉得熬不住的时候,都会来看看它,给自己鼓劲。”

“再然后嘛,”他拍了拍第七赛季奖杯的展示柜玻璃,苦笑道,“心态崩了。”

孙哲平拉起他的手,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即是偷偷来看,自不会是在白天,多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摸摸爬起来,来瞄上几眼。

他还在的时候,偶尔都会被他拉起来,陪他胡闹,就算是他懒得陪他的时候,他心怀希望,想必在展览室里也会感到时间飞逝。

那第五赛季之后呢?他只有一个人,他来这里的时候,甚至不用偷偷摸摸,深更半夜结束训练时,大大方方走到这里来,也不会被人发现,他一个人……会在这里待多久呢?

孙哲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其实一直想对张佳乐说,不用背负这么多,太辛苦,可这是他的决定,是他选择的道路,那他便不会多说什么,只会尊重他,支持他,相信他。

“怎么?心疼啦?”张佳乐挠了挠他的掌心,弯起嘴角,“那四年了无音讯,你早干嘛去了?”

还不及孙哲平回答,他又很快说道,“开个玩笑啦,都过去了,你能回来就好了,我一直相信你会回来的。”

“嗯,我也相信你。”孙哲平郑重道。

“我知道。”张佳乐回了他个鬼脸,一瞬间气氛便轻松起来。

“来来,大孙,身为百花前队长,你没好好看过这些后来的荣耀吧,快来瞧瞧。”张佳乐这脸说变就变,堪比川剧变脸了。

孙哲平苦笑,内心翻了个白眼,他是真的没兴趣,他决不像眼前人这般念旧,即是前队长,那与现在的百花便没有任何关系,但仍是很配合地说道:“那还请同为百花前队长的张佳乐向导带个路了?”

“嘟嘟,本次游览即将结束,请游客检查好随身物品,不要遗落。”配合乱七八糟的台词,他们游览了一圈展览室,来到门口,关上了这扇百味陈杂的门。

他俩把钥匙放回原处,孙哲平冷不丁说道:“我看,邹远于锋他们应该偶尔还是会来展览室的。”

“嗯?怎么说?”

“我拿到这把钥匙的时候,上面没落太多灰。”

“是吗?”

之后便没有了下文,尽管只有一瞬间,但孙哲平确信自己看到了他脸上稍纵即逝的笑容。

 

6、

从大楼出来,他们俩又去院子里随便兜兜转转,严格地说,是张佳乐逛得起兴,孙哲平直翻白眼,居然也逛到了中午,肚子抗议,张佳乐才拉着孙哲平出来打算去觅食。

等到能看到大门口时就发现不对劲,远远瞧着黑压压的一片,这人会不会太多了点……

张佳乐有点虚了,当年在百花场馆被保安揍了一拳,他还记忆犹新。正所谓恨比爱长久,百花粉不会是得到风声专程大过年地来堵他,揍一顿庆贺新年吧,哇,至于吗?

孙哲平皱了皱眉,以防万一把他护在身后。

人群中眼尖的人也看到他俩出来了,开始骚动起来。

“张佳乐!”

张佳乐遥遥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同样的百花粉丝,同样的喊声,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他的心禁不住地往下落……

 

“生日快乐!”随着几声巨响,礼炮拉响,彩片漫天飞舞,许多声音齐齐喊道,有男有女。

 

“啊……啊?生日快乐……?”预想中的拳头与撕心裂肺的呼唤没有如期而至,他顶着满头的彩片,一脸茫然。

孙哲平瞧他那样,就知道他忘记了,顿感好笑,原先还以为这次来百花是他给自己安排的生日节目,看来是他想多了。

老王适时出现,笑呵呵地解释道:“这几个小姑娘前几天过年看望我,说有你的消息一定要通知她们,都是你老粉了,你不会怪我吧。”

他退役后,从公众视野消失,粉丝便很难再得到他的消息了,也不怪乎她们要四处打听。

张佳乐这会才分出些心神来仔细瞄瞄这些人,果然认出好几个熟面孔,百花时期就是他的死忠铁粉了,和老王关系也不错,在他转会霸图之后,也常年坐飞机来Q市加油。

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激动的,大家全都顶着红扑扑的脸蛋,手里拿着清一色粉色的礼物盒子。

“谢谢!谢谢大家……”他眨眨眼睛,拼命告诉自己不能哭。

“乐乐,别哭啊。”“祝贺你拿到冠军了!”“生日快乐!”粉丝把他们围在中间,祝福声此起彼伏,依稀还能听到“祝你和孙哲平幸福。”这样羞耻的祝福。

大概都心知肚明,这或许是他们能帮他庆祝的最后一个生日了,使他们的人生轨道发生交集的就是荣耀,既然他的荣耀生涯已光荣落幕,那么大家便又会行走在两条平行线上。

张佳乐隐约看到有些粉丝在抹眼泪。

粉丝捧着手制蛋糕,蛋糕上歪歪扭扭画着一个奖杯和一朵花,举着亲手制作陪伴他无数个赛季的看板,他还记得自己在比赛入场与退场时,只要环视观众席,总能看到它的身影。

“我们永远喜欢你。”“您是我的英雄。”“谢谢你激励了我!”“要幸福哟。”而这些声音也不知道追随了他多少个赛季,为他呐喊助威。

“谢谢!谢谢你们的喜欢……”泪水早已夺眶而出,他向人群深深鞠了一躬,“与荣耀相遇,我不后悔。”

一段人生的谢幕,大家都要继续前行,而他也找到了人生路上的同行人。

 

尾声

好不容易送走了粉丝,孙哲平把两大袋礼物放在门卫室,拿出纸巾递给他。

“哎,你说他们真是的,我不就是个打游戏的嘛,为什么要……”他话都说不清楚了,胡乱地擦着眼泪。

“因为张佳乐真的很好,我也很喜欢他。”

张佳乐使劲锤了他一拳,短促地笑了一声:“我就说你今天怎么这么有耐性陪我逛这么久,敢情是因为我生日啊。”

“不然你以为呢。”


评论
热度(94)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