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平乐向】我在未来说爱你

披锦帆的宍戸亮-KLer:

张佳乐的2018生日贺文~

此为阉割版,完整版还请移步AO3,客官这边请:



我在未来说爱你


也不知道张佳乐丢三落四的毛病是不是从小养成的,每次他走出训练室后不久都会风风火火地跑回来取点落下的东西,孙哲平则是从一开始的觉得好笑到后来的习以为常,最后不忘嘲讽或提醒两句。可就是这样张佳乐也经常是杀个回马枪取点落下的东西,然后等孙哲平写完队长日志后一起出门。

刚刚过完年,队员们归来的时候都在感叹今年这个年过得很不人道,除夕前一天是情人节,东西两节隔日相连,荣耀里的活动是前所未有的隆重。为了活动奖励,大家整个年假都开启了没日没夜模式,等到归队的时候,每个人都显得浮肿颓靡。张佳乐的记性更像是被狗吃了,每天飘出训练室,还要再飘回来。

孙哲平也熬得有些累,但好歹没像张佳乐那样。哈气连天的声音中,他操作模拟对战的角色朝对面发出一招,抬头看张佳乐站在自己对面张大嘴,“啊呜”一声又闭上。

“赶紧调整作息,过一阵就有比赛了,你还能不能行?”孙哲平被他的哈气传染,也有点犯困。

“调着呢。”张佳乐又打了一个,“你还没完事?”

孙哲平指指隔了两个桌位的张伟,“陪他再练一会儿。”

“哦……那我先回宿舍了。”张佳乐摆摆手出了门。

孙哲平目送他出去,目光就盯着那扇刚关上的门。

“一……二……三……四……五……六……”

“哎!我水杯是不是放你桌上了?”

门突然开了,张佳乐冲回来。孙哲平暗笑,同时心里握了下拳,再次验证自己的猜测没错——不出十秒张佳乐肯定得回来找东西。

他把水杯递给张佳乐,十分犯愁地质问:“你什么时候能不落东西?”

“张副要是不落东西,那就不是张副了。”新人张伟胆大包天,顺着孙哲平的话奚落张佳乐。

“嚯!”张佳乐气道,“你小子猖狂了!魔道学者玩到精髓了是不是?单挑打王杰希没问题了是不是?赶紧加练!”

张佳乐摔门而去,张伟心虚地问孙哲平:“张副这是生气了?”

“没有。”孙哲平哼笑,“他就那属性,易炸。”

“怪不得玩的是弹药专家呢……”

“你说我什么呢!”猝不及防的,张佳乐杀了第二个回马枪,正正听到张伟这句话,吓得张伟赶紧缩起脑袋躲到屏幕后。

“你又落什么了?”孙哲平没辙。

“落你了。”张佳乐没好气地回,到自己桌边拿起手套,随后走到张伟身后,用手套拍他的后脑勺,“手停下干吗?你要练通宵啊?你知不知你队长在加班陪你啊?”

张伟躲着手套闹情绪:“你不就是回来取他的么……你快取走,我自己练就成。”

“我俩一走你就可以开溜了是不?”张佳乐干脆一屁股坐到张伟旁边,“快快快,赶紧练完回去休息,我现在困得脑仁都疼了。”

“那你就带着他回去睡呗……”

张佳乐转转眼珠,“我怎么听你这句话说得这么用心险恶呢?什么叫我带着他回去睡?”

“谁……”

“快练,别老说些没用的。”张佳乐又甩他一手套,斜眼瞥孙哲平的时候,发现这人用手压着嘴,貌似眼中有些笑意。张佳乐也翘了下嘴角,更卖力地数落起张伟,活像在给孙哲平表演相声。

张伟是第三赛季新加入的选手,用的是魔道学者,可是十分不巧,微草战队也在第三赛季推出个新人,用的也是个魔道学者,而且正是微草的当家账号王不留行。两队在常规赛交锋一次,王杰希的表现惊为天人,让百花整体压力甚大,更别提同为魔道学者的张伟,正面迎战总是被碾压得体无完肤。

为争回这一口气,趁着百花还没有比赛,孙哲平豁出去牺牲点自己的休息时间,特别要求张伟加练,所以两人几乎每天都能看张佳乐上演一遍“回马枪”的戏码。

现在张佳乐抱着膀子站在张伟身后挑毛拣刺,说得人怎么打怎么不是,孙哲平一看这效率,还不如张佳乐不在的时候呢。

“哎,张佳乐。”他忍不住开口打断,但转念一想张伟还在,批斗张副队长影响进度的话就没吐出口,“后天是不是你过生日了?”

“是啊!”说到生日张佳乐就欣喜万分,“怎么?你要送我什么?”

“呵,张副队人气那么高,还差我的一个礼物吗?”他成功的把张佳乐从张伟身边引开,张伟的注意力立刻回到对战中。“再说周日经理不是安排大家晚上聚餐给你庆生了吗?”

“经理是经理,你是你啊!”张佳乐拍桌子强调,“作为队长,你得拿出诚意来让大家看看。”

孙哲平撇嘴笑道:“不就是想要一个生日礼物嘛,满足你!你自己挑,挑完我付款就行。”

“这话我得先留着!等赛季结束发了奖金之后再说。”

“没点出息了。”张佳乐一副小人得志的笑脸,孙哲平佯装嫌弃却不讨厌。他陪张伟打完这一局之后站起身,“由于你副队捣乱的缘故,今天就到这儿,明天下午四点半我要开会,陪不了你,周末你们都早点回家调整状态,周一就进入赛期了,别……成天没完没了的打哈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特意避开没提点张佳乐的名,但他直接朝张佳乐看了一眼,意图简直再明显不过。

“谁成天打哈欠了!”

“谁打谁清楚。”孙哲平交代完这波,穿上自己的外套,转头又问张佳乐:“没什么落的了吧?没有我可锁门了。”

“锁吧锁吧。”张佳乐挨个确认一遍自己的随身物品,随后问孙哲平:“明天你开什么会?”

“消防安全联合检查。”

孙哲平一本正经地说。张佳乐那头却憋不住笑:“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本来没什么关系,但有次有人在宿舍里用四个电暖炉烤虾导致跳闸停电之后……”孙哲平把目光移到张佳乐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地说,“……就有了。”

张佳乐发誓他在孙哲平眼里看到了杀气,所以他立刻变得老老实实的,甚至没敢提他烤完虾也给孙哲平吃了的事实。

三人往宿舍走,正遇到经理的车从车库里出来,对方摇下车窗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便留下一路尾气往家奔去。张佳乐收回目光,看孙哲平还在望那路口,就知道他心里有个念头在撩痒。

“哎。”张佳乐用胳膊肘戳戳孙哲平,“走啊?练练去?”

孙哲平回望张佳乐,也确实有点蠢蠢欲动,他握了下兜里的车钥匙,头朝车库里偏了一下,“走,兜风去!”

他说完这句,张伟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这也累了,我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你们慢点开哈。”没等两人说话,张伟赶紧转身溜走。

张伟之所以溜得那么快,是因为这两人在驾驶机动车的熟练度上还只是个新手程度。自第二赛季之后百花队员们就得了一大笔奖金分红和广告提成,这算是他们活到现在得到的最丰厚的一笔报酬。孙哲平是个有主意的主儿,为了不被家里强行充公,他和张佳乐两人商量着跟家里报账买车,以显示他们对如何使用自己的薪酬资金是具有人生计划性的。为此两人还报了个驾校,趁着夏休和常规赛的间隙,考下了驾驶证。可惜的是两人都没什么开车的机会,平日住宿舍,出门比赛有车接车送,两台新车一直放在地下车库里落灰,所以对于能亲自开车出门的机会两人都有股跃跃欲试的成分在里面。

虽然他们对自己的车技胸有成竹,但旁人可不这么认为,尤其想到孙哲平和张佳乐在游戏里横冲直撞的打斗风格,张伟还是决定脚底抹油走为上策。

张佳乐一听这个提议可是高兴得很,他也赶忙掏出车钥匙——和孙哲平一模一样的。

“走!练车去!”

两人直奔地下车库,停在两辆同款同色的罗密欧前,且不说开这款车的人不算多,光是那鲜红的颜色就足以夺人眼球。张佳乐十分中意这种出挑的颜色,孙哲平也很喜欢与众不同,两人一拍即合,当场订下两台,回头连车牌号都选得同样,只差了一个末尾字母。

张佳乐钻进车里,孙哲平也打开车门,低头刚要上车,他的手机便响起来。号码是工会那边的,孙哲平接通应了一声,就听那边声音压着明显的兴奋跟他汇报:“孙队!出了出了!!”

孙哲平精神一震,嘴上问道:“什么出了?”

“橙武!材料!!葬花可以提升了!!”

这话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但孙哲平听得明白——葬花提升技能值需要一把橙武重剑做材料,为此工会一直在刷副本,可毕竟橙武这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爆出来的,今天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这个可遇不可求的重要材料终于被刷了出来,实在是振奋人心。

孙哲平赶忙甩上车门,张佳乐见状也摇下车窗。

“工会那边出材料了,我过去看一眼。”

“是吗?!”张佳乐听了双眼一亮,赶忙熄火下车,“走走走!赶紧先办正事!”

 

正事办的很顺利,得益于这把橙武重剑给力,落花狼藉的“葬花”成功提升,孙哲平喜上眉梢,测试的时候追着百花缭乱砍了好几把,砍得张佳乐恼羞成怒直敲孙哲平的后背。

工会一直闹哄到凌晨,两人才想起人家有夜班,而他们早该去休息。

赛期中职业选手的周五不同于工薪族的周五可以纵情笙歌,每逢周六有比赛,他们都要往返于各地的赛场之间,容不得他们在周末放纵。赶上这周没有比赛安排,两人在前一天熬了半宿彻底透支体力,所以周五这一整天两人都在对着打哈欠,顺便感染了整个训练室的队员。

此起彼伏的“嗷呜”“啊呜”声终于在孙哲平去开会之后有所息偃。张佳乐被交代锁门,顺便被嘱咐不要丢三落四。他心里暗笑自己真有本事——孙哲平这么一个不拘小节的狂放青年如今居然因为他而变得婆婆妈妈,如此大反差的改变让张佳乐萌生一种征服欲被充分满足的喜悦。只是一想到孙哲平私下里对他毫不留情的嘲讽,张佳乐还是在临走前仔细盘点了三遍,确保自己要带的随身物品都在之后才落锁走人。

他在车里给孙哲平发了条信息,十分孩子气的将他随身物品放在一起拍了张照片发过去,附上一句:“这回没有落的了。”随即便小心翼翼地把车开出车库,拐出俱乐部大门驶上车行道。

虽说新车新手经验少,但比起担心刮碰,张佳乐这次感受更多的还是驾驶机械时的兴奋。他握紧方向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在准备并道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一声消息提示音。张佳乐心中一紧,赶忙找了个路边的停车位将车停了上去。

他知道消息肯定是孙哲平发的,因为他一直好奇这回孙哲平会怎么回复他。是吐槽?还是不以为意?或者是一反常态来句夸奖?

张佳乐赶紧点开消息,就见孙哲平的对话框里只有一个字——“有”。

他赶紧又确认一遍随身物品,十分确定地回复:“没了。”

那边很快就回了——“你把我落了。”

这五个字让张佳乐的心里莫名紧张起来,他盯着屏幕反复地看,仿佛要挖出那五个字的背后是不是隐藏了其他含义。半分钟过去,手机屏幕渐渐转暗,张佳乐重新唤醒屏幕,不想承认他现在居然有股压制不住的窃喜。

“那我现在回去取,你跟不跟我走?”他打完这几个字按下发送,喉咙里有些发干,心脏也跳的厉害,像是小时候在奶奶家恶作剧时的刺激。

“你见我认过怂吗?”

看到这句话,张佳乐几乎都能在空气中看到孙哲平的满脸得意了。他立刻开出停车位,沿原路又冲回俱乐部。他怀着作恶的激动心情将车堵在孙哲平的车前,然后冲到楼上会议室,发现那里居然锁着门。

“你在哪儿呢?”他问。

“宿舍。”

张佳乐没再回复,直接拔腿奔到孙哲平房门前,以排山倒海的气势狂砸门板。

“孙哲平!开门呐!别躲里面不出来!!我……”

“作死啊?!”孙哲平开门看到是他,脸上闪过一秒钟惊讶,“你不是已经回家了吗?”

“我……我来取你。”

 

是取还是娶,听起来一样但意思明显不同。孙哲平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让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直到张佳乐跳起来在他肩头捶了一拳,他才憋不住似的笑出声来。

“不是,你真是开出去又回来的?”

“是啊!!”张佳乐听出他话里的玩笑意味,有点挂不住脸面,“你可说了我回来取你你就跟我走的!!”

孙哲平憋回笑意,正色点头:“嗯。跟你走,去哪儿啊?”他本来是打算这个周末独自在宿舍调养生息的,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既然已经把话说出了口,就不介意跟张佳乐“走一趟”。

“嗯……那就跟我回我家吧!明天正好给我庆祝生日。”

“你这个提议十分的臭不要脸。”孙哲平严肃道,但他转身进屋穿上外套又转回来,“不过我可以满足你。”虽然他总对张佳乐身为副队的自觉性深表嫌弃,但对张佳乐的私人请求却是有求必应。然而当他和张佳乐一起走到车前,看到他用车堵住了自己的车头时,还是免不了说教,“你看看你这干是像是大人该干的事儿吗?”

张佳乐嘿嘿一笑:“我怕你跑了嘛。”

“我有什么可跑的……”孙哲平咕哝,指挥张佳乐,“赶紧挪开。”

其实不用他说张佳乐也准备开车让路了,但他一说,张佳乐倒想起来,“哎!昨天说遛车也没遛成,今天去遛遛?”

“你不着急回家就去呗。”

“我有什么可着急的,反正明天才过生日,今天不回去都成。”一提能摸车,张佳乐连家都可以不回,大有准备开上一宿的气势。就着这个气势两人一鼓作气开上马路,上去了才发现两人两车,沟通非常成问题。孙哲平跟在张佳乐的车后,看他的刹车尾灯闪闪灭灭,只恨赶上下班高峰期,不能踩油门踩个痛快。

“喂。”孙哲平带上蓝牙耳机,“这条路太堵了吧?”

“这不正练车技嘛。”张佳乐也塞着耳机。他望向前方,眼中一片红压压的尾灯闪烁。

“都堵死在这儿了,还练什么车技。”孙哲平彻底挂上了P档等着。张佳乐的电话没挂,但他能感觉到这人也在着急。“过了前面这个红绿灯往右拐。”

“上哪儿啊?”

“绕个路,往机场开。”

“喝!去机场?”张佳乐不得不承认,往机场去的路确实要比市区里的强多了,但他还是想挑衅一下孙哲平,“不如直接上高速?”

孙哲平自己做了个犯愁的表情,“上高速……你驾照过三年了吗你……”

张佳乐闭口不提,趁绿灯亮起,抓紧时间跟着前车往前蹭。两人如孙哲平说的那样,奔着机场开,相较拥堵的市区,这条路的路况果然要好上许多。油门踩下去,速度提上来,两台一模一样的车前后驶在宽敞的马路上,看起来很帅,却不知道车里的两人都是绷紧神经全神贯注。

新手开车毕竟没那么从容,纵使路况很好,但开得久了也有些累人。张佳乐扫了眼仪表盘上的时间,惊呼:“大孙!我们开了八十分钟了!!”

“嗯,有二十分钟是堵在路上的。”孙哲平语调慵懒,但视线却没从前车移开。长时间的集中注意力是件很耗神的事儿,孙哲平本身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他相信张佳乐也快到极限了。

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的时候,耳机里传出张佳乐疲惫的声音。

“大孙,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嗯。靠边停吧。”这条路没那么多管制,孙哲平率先打了转向灯,将贴着路边停下,张佳乐的车在他前面十几米的地方停着,没两秒就见他倒了回来。“哎哎!”孙哲平眼瞅着车尾就要撞上路沿,赶忙冲上去拍车提醒。“你这什么手法啊!赶紧停了停了。”

张佳乐拉上手刹,下车瞅了一圈车和路沿的距离,用手搓搓脸:“原来开车是这么累的一件事……”

“还好吧。”孙哲平嘴硬。车外的冷空气让他头脑能清醒一些,张佳乐在他旁边拢了拢被晚风吹到脸前的头发,在脑后握成一把。“你是要准备留头发?”

“嗯……懒得去剪。”张佳乐甩甩手里不太长的尾发,“我觉得留长也挺好的,你说呢?”

孙哲平脑子里停顿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但张佳乐这么问了,他总得给出点像样的回应。他做出一个自己都有点讶异的动作——摸了摸张佳乐的头发。

这个动作不仅超出他自己的意料,还把张佳乐也吓了一跳。手掌覆在头顶的发丝上,缓慢的滑到后颈,张佳乐稍有些僵硬,微弱的温热停在他的脖子上,染得他耳根都有些发烫。

“大……”

“你头发挺软的,应该适合。”孙哲平沉着声音说,他刻意的将手从张佳乐的颈后移开,只是发丝的柔顺触感还留在掌心里,搔着他心底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

“嗯……我想,如果我们不得冠,我就不剪发。”

“这算是许愿吗?”

“是立誓。”张佳乐笃定,“大孙,今年我们一定会得冠的!”

这句话稍稍替孙哲平平复了一下方才心中的悸动,他望向张佳乐,看对方目光坚定遥望向一个方向。周围只有路灯的光亮,一直沿路伸向远方,孙哲平思量着张佳乐的视线所及之处能看到哪里,张佳乐却突然回头注视着孙哲平。

“大孙,如果这次我们夺冠了,那我们就用奖金去巡游世界吧。”

孙哲平想说,夏休只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哪儿够巡游世界?但他没这么说,而是简单的“嗯”了一声,算是应允,心里忍不住想要先去哪几个国家。他开始期盼有这么一天,带着钱和张佳乐——张佳乐什么都不用带,反正他也会丢三落四的忘东西,所以他们只要带够钱就可以了。

“或许我们可以开车去!”张佳乐还是不死心,而孙哲平也懒得再提醒他以他们俩的驾驶年限并不能上高速的事实,“买一辆JEPP!后备箱大的那种,装上水和食物!我们来一场冒险自由行!”

孙哲平不得不承认,张佳乐的异想天开其实挺符合他的想法,这种挑战未知领域却又无所畏惧的态度总会让他精神振奋。他想,这辈子可能再找不到能比张佳乐更符合他的人了。

这个想法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同时鼓动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孙哲平拉过张佳乐,在他头顶亲了一下。带着体温和凉意的嘴唇贴在张佳乐额上,刚刚还在幻想各种旅途见闻的脑子瞬间死机,带着它的主人一并僵在原地。

“休息够了吧?走。”孙哲平没给张佳乐观察他的机会,转身直接上了车。张佳乐在原地怔了片刻,回车起步的时候仍没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他从来不记得孙哲平对他有过类似这方面的表示,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倾向,只是这一次看似越界却又可以强行解释成队友关爱的行为让他的思考能力一下子转化成零。他开始有了不合实际的期盼,盼着孙哲平能给他个圆满。

红色罗密欧缓缓向前开着,前方车行见少,几辆私家车和机场大巴相继而过,张佳乐听着外面的发动机声,想如何给刚刚那个吻找个合理的理由。他从来没想过要和孙哲平发展成恋爱关系,但若说这人如果和其他男女或是什么生物搞在一起的话,他绝对会倍感失落甚至会想动手把人抢回身边。

是孩子气的占有欲?那孙哲平于他而言只是个心爱的玩具吗?

就在张佳乐边思索这些问题边点油门的时候,身后一直跟着他开的车突然加速,从他身边掠过,直接并道占住他的前路,张佳乐被迫停在路边,看孙哲平气势凶猛地从车里下来,直奔他的副驾驶。


【中略】


 

张佳乐非常鄙视这种一个梗换汤不换药来回玩的玩法,但他又很喜欢和孙哲平绑定的感觉,现在两人身上飘着同样的沐浴露香气,窝在同一个车里奔着机场开去。孙哲平自告奋勇要当司机,张佳乐酌量酌量自己的腰酸程度,便没推辞——反正两人的车也是同款,没什么开不习惯的说法。

他吹着暖风窝在副驾驶上,张不开嘴似的哼哼:“去吃什么啊?”

“别问我,是你要出来吃的。”孙哲平注视着前方车灯打下的一片光影,抽空瞥了张佳乐一眼,见他懒洋洋地硬撑着精神,便有些后悔出来吃饭这一茬,“还能不能行?别睡着了。”

“谁要睡……”张佳乐从座椅中直起身,在脸上狠搓几把给自己提神,“说真的呢,吃什么?”

“……”

“吃什么”这个问题两人从出了宾馆就在考虑,直到两人在机场里转完一圈,这个问题都没有丝毫被解决的迹象。张佳乐忍不住抱怨:“我看啊,咱俩不能成一家。”

“怎么呢?”孙哲平没明白这有什么关系,他有种不好的念头,猜想张佳乐是不是干完一炮就要反悔。

“你看啊。”张佳乐摊开双手,“一家里总得有个拿主意的吧?咱俩连吃什么都没人拿主意,两个选择困难症没前途啊,兄弟。”

孙哲平听完依旧沉着脸,但心里很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在后面揉了把张佳乐的头,发丝蓬松之中还有些潮气,顺滑的手感让人心情舒畅。

“虽然我不知道机场里有什么是你想吃什么,但是以后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可以给你做。”

机场大厅并未因为午夜时间而变得冷清,春运大潮还没过去,人来人往人声嘈杂,带着旅途的疲惫,带着背井离乡的惆怅,拉杆箱的轮子随着脚步奔波匆忙。在这么一片混乱中,孙哲平的声音显得慢声细语,但是张佳乐却知道这话里有属于他的分量。

孙哲平有一项和他外表性格极为不合的技能——做菜,这技能很常见,但出现在孙哲平这种狂傲不桀的游戏宅男身上就显得格格不入。不知道是从哪儿泄露出来的小道消息,说他的手艺可媲美星级酒店的厨子,只可惜他有这一手厨艺,却是连亲妈都不给做来吃的。

队友们耳闻之后百般磨难,到头来都被他四两拨千斤的躲过去了,他这手厨艺成了“江湖传言”,犹如绝世武功,谁也没得见。方才孙哲平就这么轻描淡写地交代了,张佳乐品出些与众不同的甜味。没有准确的词语形容,这点糖分仿佛成了养料,浇灌滋润了他心头所有含苞待放的花蕾。它们纷纷发出绽放的声音,舒展开枝叶花瓣,占满张佳乐的整个心房。

“那以后,我想吃什么你都可以给我做吗?”

孙哲平用半弯的食指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只要不是在比赛的时候。”

“那……”张佳乐的双眼亮起来,“那我们现在回家,你做给我吃!”

又是一个心血来潮的决定,孙哲平也不意外,他看着墙上的电子滚动提示板,像是在思考家里有什么菜可以做。张佳乐乖巧地等着他答应。

孙哲平的目光在那上面看了好久,久到张佳乐都开始着急了,他才把脸转回来。

“我们回……”

“生日快乐。”

“什么?”张佳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哭笑不得,“你刚刚是在掐时间吗?”

“是啊。”孙哲平耿直地回答。“走,回家。”随后又不怀好意地朝张佳乐笑笑,“我下面给你吃。”

“你下面我已经吃过了。”张佳乐当然听得出这个老式荤段子,他无所畏惧地接了话,并以“厚颜无耻”为荣——他认为只有更不要脸,才能一击就让孙哲平“灭火儿”。

“想什么呢!”孙哲平转身在他后脑勺上搂一把,装得像个正人君子般严肃道,“是下长寿面给你吃。张佳乐同志你不要胡思乱想,饿着肚子居然还能思淫欲……”

“闭嘴吧你。”被如此解释,张佳乐实在无地自容,他朝自己那辆红车走去,转过车头的时候顺手拍拍引擎盖,“先去找你的罗密欧。”

“然后跟我一起回家,朱丽叶。”孙哲平在张佳乐的车上也拍了拍,就像是在跟车交代什么。

说来也巧,两人的车品牌是“阿尔法·罗密欧”,车型叫“朱丽叶”,一对家喻户晓的情侣名字透着浓浓的浪漫气息。但是张佳乐却有点不爱引用到自己身上:“这俩人不是悲剧吗?换个换个。”

“换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

“呸!”张佳乐盯着车前方的一条大路,念叨:“牛郎织女?霸王虞姬?范蠡西施……”

“都不怎么样好吗?!”孙哲平也是实在想不出什么圆满例子来反驳他了,但这几个的结局真都不怎么样。

“那你说做什么?”张佳乐承认这几个故事虽然被人歌颂流传,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满结局,他干脆把问题抛给孙哲平。

孙哲平没答话,驾驶着车子一路飞驰。

远光灯照到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另一台鲜红的“罗密欧”安稳地等在那里,他将张佳乐的车缓缓停靠到路边,对着前面的车头轻声说:“就做罗密欧和罗密欧吧。”

“呵……那这剧还有未来了吗?”张佳乐嘴上虽然这么说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转头对上孙哲平的视线,听他说:“那不是我们正要创造的吗?”

“创造未来”这种话在各种报告口号里经常听到,听多了难免会觉得有“假大空”的嫌疑,可是这一次张佳乐是实实在在感觉到,他们所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创造未来,那一个听似遥远的名词,其实就在身边。

“哎,大孙,你知道吗?未来我可能会更爱你。”

“是吗?真巧,我也是。”

 

END


 

 

 


评论
热度(150)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