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中心】暮雪之景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瓜渡。:

#大概是温馨的日常

#双花有那————————么好

  之前晚上下了好大一场雪,四合院的屋檐都积了一层洁白的雪。院里种植的松树上也覆盖着一层厚雪,枝头被压得很低,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顺着掉落下来一样。 一阵微风吹过,本就压在枝头的雪就顺势掉落在地上,发出闷响。

  外面因为是下了雪的冬天,冷得仿佛血都会凝固,而此时的屋内温暖如春,还开着暖气。

  孙哲平睡姿工整的躺在床上,张佳乐侧着身子睡在孙哲平旁边,暗红色的头发散在白色的枕头上。张佳乐睡得正熟还翻了个身,脚搭到孙哲平身上,呼出的热气喷到孙哲平的脸上。

  孙哲平睡梦中觉得脸上一暖,然后渐渐发冷,还是有些湿冷的。于是就在迷糊中醒来,睁开眼就是张佳乐朝自己呼出一口热气。

  孙哲平翻过身,背对着张佳乐,又闭上眼睛了好一会却没能继续睡着。就起身坐在床上,看了看窗外。窗户上起了一层雾气,隐约可以看见外面堆了一层雪,似乎下了一夜的样子。索性起床准备去外面扫雪,免得张佳乐像上次下雪一样扑到雪上,之后感冒在被窝里呆了好几天。

  孙哲平下床去洗了把脸,胡乱从衣架上拿下一件外套和围巾。他用衣服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之后快步走了出去,还特意掩上了门。

  孙哲平掩上门前脚刚走,后脚张佳乐的眼睛就睁开了。

  “这么早,才几点?大孙这是要去干什么?”

  张佳乐想起身跟着去看看,却刚出被窝就被冷得吓了个哆嗦。

  “真冷啊……”张佳乐哈出一口热气说道。

  算了,算了。孙哲平都多大了,又不是像小孩子一样会跑出去走丢。

  睡个回笼觉先……

张佳乐迷糊地在房间里睡了没有多久,猛地醒悟。

不对啊!第五赛季那时候就一声不吭地跑过一次了。有过前科的孙哲平难免不会又一次丢下自己逃跑。

想到这里,张佳乐猛地坐了起来。冷气激得他身上一抖,不过张佳乐没有再缩回床上,而是起身迅速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却发现自己的围巾不见了,于是从衣架上扯了一条其他的围巾下来,裹在脖子上。准备把大半个脑袋埋在里面,之后开门,就是扑面而来的冷风。

“真冷啊。”张佳乐搓了搓手,把手放在羽绒服的兜里。开始四处张望着,寻找孙哲平。

院子里面很空,除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和围墙旁种植的松树,好像也没别的东西了。

靠!孙哲平该不会真的又一声不吭地跑了吧?!连行李都不收拾?

张佳乐找了好一会都没在院子里看到孙哲平的身影,就伸出手从旁边的雪堆里掏出一团雪,捏成雪球,之后狠狠地朝远处扔出去。

雪球砸到张佳乐对面的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孙哲平!”

张佳乐似发火般地大喊了一声。

结果才刚喊出口,门口旁的雪堆里就传来一段声音。

“哎,张佳乐同志我在呢!”张佳乐刚刚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就看见了孙哲平从雪堆后面站了起来,还拍了拍身上的雪。

张佳乐在看见孙哲平的那一刻觉得心中安稳了不少。可还是有些什么不知名的情感汹涌而出,驱使着他大步走向孙哲平。

张佳乐直视着孙哲平那双深琥珀色的眼睛,把一字一句说的很慢很清楚,“我他妈以为你又丢下我跑了。”

孙哲平听到这句话恍惚了片刻,“我这不是还在呢?”

“说不定你是正好想往门外跑的时候,听见我刚好出来,于是躲到雪堆后面了。”张佳乐板着脸说道,一边拉住孙哲平的手,好像是生怕他突然跑了。

“我是在扫雪。”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举动有些无奈。

他和张佳乐正式在一起还没有多久,而以前自己在第五赛季一声不吭的离开,估计成为了张佳乐心里的一道结。

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造的孽就要自己处理。

孙哲平说着从雪堆拿出一把竹扫把,“刚休息一会就被你叫起来。”孙哲平一副我很冤的样子,“跑出来冷不冷啊?”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只外面裹了一件玫红色的长羽绒衣,脖子上围着一条驼色的长围巾,他皱了皱眉头,一边拿起围巾给张佳乐又多裹了几圈。

“不冷。”张佳乐把脸埋到围巾里,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刚说完孙哲平的一只手就伸进了张佳乐的围巾里贴在张佳乐的脖子旁。

孙哲平的手因为刚刚扫了雪呆在外面了一会,贴上去刚刚一股凉意袭来。

  “嘶!孙哲平你手怎么那么冷!”张佳乐被孙哲平的手冷得跳脚。温暖的脖子旁突然出来一双冰冷的手,任谁都不好受。

张佳乐因为孙哲平的手太冷的缘故,放开了孙哲平的另外一只手。

“不是不冷么,我顺便让你放松点。不过现在至少我没有抛下你一个人跑掉的准备。”孙哲平说着又来了一句,“至少在你走之前没有。”

张佳乐觉得他听到孙哲平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字一句说的非常清楚,印在他的脑子里。

张佳乐呆滞了好一会,连孙哲平之后对他说的那句你要是觉得冷就回屋子里都没听清楚。

“啊?”张佳乐回过神来只听见了孙哲平的最后一点。

“我说,你要是觉得冷了,就回屋子里。我还要在这扫雪。”孙哲平拿起竹扫把舞了舞,把原来竹扫把上的雪抖掉,准备开始新一轮扫雪。

“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挺好的。”张佳乐盯着孙哲平,看向他的眼睛缓缓说道。孙哲平的眼睛是深琥珀色的,看久了好像会陷进去一样。

张佳乐好像对孙哲平说的不只是现在,还别有深意。

“随你。”

孙哲平回完这句话就拿着竹扫把继续扫起了雪,而张佳乐则是负责坐在门槛上,一边撑着脑袋,一边看着孙哲平扫雪。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有时候真的挺神的,一眼能看出来自己在想什么。

连当年那句,“你到底在害怕些什么?”也一下子就直刺重点。

说是这可能是多年搭档养成的配合吧,可张佳乐觉得也不是。更像是彼此契合的soulmate(灵魂伴侣)一样。

自己在害怕些什么?大概是害怕孙哲平的又一次不告而别?又好像不是,只是单纯地害怕这自己世界习惯的人的突然闯入和突然离开。

而孙哲平显然就是那两个都占了的人。

说来好像也没什么好怕的,孙哲平还不是在旁边么?

不过有天他要是又不告而别,自己恐怕是会哪怕到天涯海角也会去追他吧。

张佳乐一边看着孙哲平扫雪一边想得出神,到了最后索性把杂念抛在脑后,射杀干静。

这时候张佳乐才注意到孙哲平今天的一身行头,米白色带小碎花的围巾,深色的大衣,配浅蓝色的长裤,再加上一双马丁靴。

“孙哲平,你这身挺混搭的嘛。”张佳乐撑着脑袋向不远处的孙哲平喊到。

“过奖过奖,还是靠设计师张佳乐先生的指导。”孙哲平开着玩笑说道。

“过几天给你买套花的,说不定下一个闪亮之星就是你。到时候大家肯定噌噌望你身上看,多炫酷啊。”张佳乐配合着做了一个严肃的思考状,嘴角却止不住上扬。

“炫酷的机会给你要不要?”

……

张佳乐和孙哲平一边闹着一边扫着雪。

“哎,孙哲平。”

“恩?”

“你脖子上那条米白色围巾是我的吧???”

孙哲平低头看了看,“哦,是。出门我随手拿的。”

“靠,你拿走那条我出门就只有这条围巾了。”张佳乐给孙哲平看了看自己正围着的那条驼色围巾。自己之前没有注意,现在一看,围巾上全是漏针的针眼。

“这不是你上次看其他人织毛衣好玩,给我织的么?”

“是么?我之前看漏针没那么多啊?”

“那是之前。”

“那我到时候再帮你重新织一条吧?这条也漏太多了吧?”张佳乐有些嫌弃自己织的围巾。

“算了,裹在一起又没人仔细看。”孙哲平停下手中的动作,把扫雪用的竹扫把放在一边。朝手心哈了口热气。

“嘶,好冷。张佳乐回屋了!”孙哲平走在前头,朝身后的张佳乐说道。

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回了屋内。

屋外冰冻三尺之寒,屋内温暖得仿佛四季如春。

张佳乐和孙哲平洗漱完毕之后,又准备出去吃早餐。两人换回了围巾,孙哲平还特意换了一身看上去不那么混搭的行头。

两人牵着手走出去,转过几条小巷,走到一座看上去古香古色的小茶馆里。

“老板来一份豆汁,两份豆花,一碗咸一碗甜。两笼包子,一笼要素的一笼鲜肉。”

张佳乐刚进门就一边喊道,一边脱下围巾,还熟门熟路地拉着孙哲平坐到一个靠窗边的位置上。

这个位置刚好有扇窗子,但窗上沾满了水汽。张佳乐用手抹了抹窗户上的水汽,窗外的景色里面显现出来。原来窗外不远处有一株腊梅,鹅黄色的花开得正艳,枝头延伸过来仿佛可以穿透玻璃进到屋子里。

等早餐的时候有些无聊,张佳乐就用他那和打法一样的飘逸字体在窗户上写起了字。

“张佳乐宇宙第一帅”

“孙哲平勉勉强强来个第二帅吧”

孙哲平就在张佳乐身旁围观着张佳乐这有些幼稚的行为。

“孙哲平,我教你弄小脚丫……”

张佳乐玩得不亦乐乎,这边早餐已经开始上桌了。

“张乐乐小朋友,吃早餐了。”

“等我写完最后一个字!”

“好!完成!”张佳乐看着自己的壮举,自觉十分完美。

准备开始吃早餐。

先上的是热乎的包子,一肉一素,搭配正好。之后是一碗豆汁和各人一碗的豆花。

孙哲平的是咸豆花,豆花上放着花生碎和葱花,还淋了酱油和香油。

张佳乐的则是甜豆花,豆花浸在糖水里,上面还放了一勺桂花糖。

“据我了解,最近的几家早餐铺就这家最好吃了。”张佳乐拿起筷子夹了个素馅包子到嘴里,有些模糊地对孙哲平说道。

孙哲平喝着豆汁没有说话,直到喝完豆汁才夹了个包子吃。

“这里的豆汁据说是最正宗的做法,怎么样?”张佳乐好奇地看着孙哲平说道。

“要不要你试试?给你也叫一碗。”孙哲平瞥了一眼张佳乐说道。

“别,我可吃不惯这个。”张佳乐舀了一勺豆花,送到自己嘴巴里。甜甜的味道在嘴里散开,带着些许桂花的香味。

孙哲平和张佳乐吃完早餐,看时间还早,索性顺着巷子乱逛了起来。

这一走就顺着走到了闹市区。 

闹市区很热闹,路上有卖各种各样的早点,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张佳乐闻到香味有点走不动了,后悔之前吃了豆花和包子。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不肯走,就给他买了点驴打滚。张佳乐把驴打滚捧在手心里,另一只手拿着签子戳起一块放在嘴巴里,还时不时喂一块给孙哲平。

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人漫无目的地在走着,张佳乐还时不时地跑进一家店里,害得孙哲平找了他好几次。晃悠之后,他们走到一座铁桥上。

铁桥下的河早就结上了冰,还落了一层雪。

张佳乐趴在栏杆上,风吹得他暗红色的碎发乱飘。他看着远处泛铅灰色的天空,似乎是在寻找尽头一般。

张佳乐就是这样的人,上一秒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下一秒就可能变成忧郁小王子。

“我觉得之前的事你不用在意的,当我瞎说。”张佳乐把一缕头发别在脑后说道。

“我觉得你挺在意的,”孙哲平也跟着靠在栏杆上,“我还是那一句,除非你要我走,或者你先走了。”

  “反正我陪你疯到最后。”

孙哲平又补了一句。

“过去欠你的,以后一起慢慢还。”

张佳乐笑了笑,拉着栏杆往后靠,朝孙哲平说道,“好啊。”

“其实好像又遇见你好像也不坏,还感觉挺幸运的。”

“嗯。”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眼睛说道,“能再次遇到你也挺不容易的。”

“是么,”张佳乐凑近孙哲平的脸快速亲了一口,“能再次遇到你,应该是花光了我这辈子夺冠军的好运吧。好像这种时候过去遇到的那些事情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的我还有你。”

那天,张佳乐和孙哲平在桥上聊了很多,关于他们以前未能互相说清楚的过去的事情,还有他们的现在,还有关于他们未来一起的生活。

他们顺着桥边走来走去,聊个不听,张佳乐时不时的说着到手舞足蹈地开始比划,孙哲平就一边走着一边听着,还要看着张佳乐别太激动从河堤上掉下去。

直到夕阳西下,天空开始泛红,照得白色的雪都有些泛红了起来,显得有些微粉。

孙哲平和张佳乐丝毫没有觉得无聊或者没有话讲。

因为他们俩还有很多话没讲完。

孙哲平在张佳乐某个手舞足蹈的时候一把牵住了张佳乐的手,十指相扣。

暮时之下,融入雪景之中的两人牵着手向前走去,渐渐消失在尽头,像融入了一幅唯美的画里。

“他们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没有讲完,关于过去的事情,还有现在,关于将来。”

“能再次在千万人海之中遇到你,真的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好像花光了我身上所有的运气。”


……

The end.

总觉得自己写的好差啊哈哈哈

原来一开始这篇是一个无意中写出来的故事,感谢帮我修文提意见的各位,爱你们。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喜欢双花!!!

评论
热度(88)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