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双花/张佳乐生贺】人间别久不成悲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纾叶:

【双花】人间别久不成悲

*原著1357延伸,后续剧情均为私设

*服从组织要求,结尾he


“加油。”

看到再睡一夏头顶着这样的文字泡倒下,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挺矫情的,也没什么话可以嘱咐孙哲平,于是回了一个嗯字。熟练地收起了百花缭乱的帐号卡,他走下了比赛台。霸图战队的粉丝有些踌躇,他们拿不准张佳乐此时的心情,所以掌声稀落。张佳乐忽地一笑,用手比作喇叭状,朝主场粉丝最密集地一块喊:“霸图最棒!”

哗——一石激起千层浪。霸图粉丝一看张佳乐表态了,哪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掌先鼓上再说。其中还有张佳乐的狂热粉丝尖叫着张佳乐我爱你。孙哲平听到这话,脚步一顿,脸色便僵硬了下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张佳乐,再转回来便开口,声沉如钧。

“义斩不会放弃。”

于是西看台也不甘示弱,虽败犹荣一类的标语已经迅速扬了起来。标语板大小都是一样的,不存在谁占谁的便宜一说,霸图粉丝只有报以更大的声浪。张佳乐和孙哲平都在己方战队掌声中回到了坐席。


“呼——”张佳乐长出一口气,精神彻底放松下来,任凭如潮的回忆将他淹没。


第五赛季,百花备战室。

张佳乐惊讶地抬头看向孙哲平:“怎么可能?我都还没……”

是啊,怎么可能,他爆发光影所需的大量操作还没有引起伤害,孙哲平又为什么要在不该结束的地方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繁花血景的又一个巅峰已经出现,但是张佳乐宁愿这个巅峰永远也不要出现,毕竟这个巅峰的代价是在过于惨痛——赛季刚刚过半,百花战队队长兼明星选手,落花狼藉的操作者,第一狂剑孙哲平意外手部受伤,无法继续出赛。

张佳乐接过了队伍袖标,百花战队在悲哀和一片唱衰声中,反倒继续爆发着澎湃的战斗力,直到最终常规赛结束,mvp出现,他的名字被列于了荣耀顶端。

百花也这样一路冲关斩将,杀进了总决赛。

此时团队战中,百花只剩张佳乐的百花缭乱一人,而微草还足足有包括王杰希在内的三员大将。他深吸了口气,爆发出最猛烈的操作,手中猎寻绚烂的光影铺天盖地地向对方袭来,硬生生将对方三人中二人击杀,只剩下王杰希一个。

现场的电子大屏幕上迅速展开了二人的生命值:百花缭乱,9%,王不留行,22%。有戏!百花粉丝眼睛一亮。只有瞒着张佳乐进入百花备战室的孙哲平气得打翻了水杯。“张!佳!乐!”他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百花未上场的三人都愣住,孙哲平冷哼一声:“逞强但是不要命,还真是他。”

都说是哀兵必胜,只是王杰希太过可怕,张佳乐勉力维持的繁花血景已经不再对他构成威胁。

输了,还是输了。张佳乐颓然瘫倒在座椅上,双手已经微微有些颤抖,他几次尝试点击弹出帐号卡的操作都没有成功。

“抱歉啊大孙,百花今年的冠军……没有了。”


第七赛季

百花战队同样心疼张佳乐的付出,自训练营中被提拔上来的一名少年重新握起了落花狼籍的帐号卡,只是二人配合一直留有空当,成绩并不如人意。

“繁花血景是以狂剑为主导的,他是个好孩子,可是他不适合落花狼籍。大孙,我想你了。”

张佳乐自孙哲平退役后就与他失去了联系,一年半两年走来,偶尔接到的孙哲平用不同号码给他打的电话,都是诸如荣耀已过,不必拼命之类的话语。张佳乐听闻之后,每每都会沉默很久。

孙哲平已经认命,可是他还没有。

张佳乐趴在桌子上,盯着不远处的核桃牛奶开始了又一次的思考:既然一个人不能够奏效,那么把一个人当两个人打有没有可能呢?就像眼前这杯核桃牛奶,如果只剩下牛奶,自然无法卖出更高的价格,但是如果把核桃打碎,融进牛奶里,纵使对于牛奶来说是一种新的、艰辛的尝试,但是成效显著。

诚然,这种尝试是史无前例的,不仅要担任主攻手还要负责掩护、一个人肩负起了两个人的职责的打法只会加速消耗张佳乐的职业寿命,但是他义无反顾,孤身一人把百花扛在肩上一路前进。

“毕竟,大孙,这是我们的心血,我不会让繁花血景倒下,绝对不会。”

“我靠着荣耀女神给予我力量,凡事都能做。”

而远在北京的孙哲平,在又经历一次理疗之后,看着电视上的转播陷入了沉默。他的手举起又放下,随即再一次举起,最终还是没有舍得砸下去。

“张佳乐,你太拼命了。繁花血景,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繁花血景。”

“牺牲自己的职业寿命,换来一场注定失败的疯狂,张佳乐,值得吗?”

电话那端似乎传来了张佳乐的笑声,他说:“我是百花出身的人,我相信奇迹。”

最终张佳乐拼尽全力,又一次带领百花闯进决赛,但是一切看起来却和落花狼藉没多大关系,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张佳乐一个人的疯狂。

王杰希,王不留行,微草。

又一次在总决赛上与微草相遇的百花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火力。如果不是微草,曾经倍受他们尊敬的老队长孙哲平本该可以带着属于他的冠军戒指退役,他们的现任队长张佳乐也远不必走到今天这步。

而当他们又一次败倒在微草面前时,繁花血景早已经成了绝响,一个人的疯狂对上微草全队的合力,结局自然不容人力变更。带领百花战队夺得亚军,这已经是单靠张佳乐一人拼尽全力实现的最好的成绩了。

赛后,孙哲平又一次给张佳乐打来了电话,第一句是“奇迹呢?”然后就是劈头盖脸的责备。“我只是……”张佳乐嗫嚅着辩解了几句,却被孙哲平一句“人如果不在,荣耀从何而来”噎住了。

这次电话的两端没有人再沉默,可是听到电话的所有人都宁愿张佳乐沉默下去——他自称“心灰意冷”,突然宣布了退役。

初代繁花血景的两名操作者都已经退役,繁花血景的故事真正的落下了帷幕,也许再也不会升起来。

发布会结束的那个晚上,张伟听到张佳乐抱着已经关机的手机这样说——

“抱歉呐大孙,百花缭乱和落花狼籍的路,我没能替你走下去。”


第八赛季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百花谷的玩家阵中,突然爆发出了这样一声呐喊,撕心裂肺的。张佳乐愣在了当地。为什么要走?为了荣耀、为了冠军……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语此刻都显得失色,孙哲平曾说过的,身体与荣耀又一次涌上他的心头。

一切的操作、对白都已经是机械性、下意识的,只有一句话突然划破天际,落在心上。

“你在害怕什么?”

害怕什么……隐隐有种念头浮上张佳乐的脑海。“你是谁!”是的,不是问句。在问出这个问题时,答案他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而对方,果然没有正面回答。“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我只是……”只是想再为百花做点什么,可是这种做法,太残忍了。

同上赛季末之后两人对话不同,这次的张佳乐完全站在了百花粉丝的立场之上思考着,辩解着。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杂念?没错。这个词太过精准,精准得旁人都无话可说。

……

“好,来了!”

枪响,雷鸣,剑起。

再见,繁花血景。

再见,繁花血景。


往事已难追忆,来者亦将遗忘。


“吱呀——”霸图战队训练室的们被人缓慢地推开门,走进来一人。包括韩文清在内的所有人将目光移向门口,然后又齐齐移向张佳乐。这人他们这些老将可不陌生,曾经的第一狂剑、百花战队首任队长——孙哲平。孙哲平冲着韩文清点了点头权作打招呼,然后开口:“麻烦韩队领着战队其余人先去义斩的休息室,我有点事和张佳乐说。”

韩文清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孙哲平一眼。原本坐在张佳乐旁边的张新杰却低声说了几句:“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张佳乐听了张新杰这话,哎了一声,音节短促,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只好低下头挥挥手:“走吧,回来给我收尸。”

人已离散,一室寂静。


张佳乐用张牙舞爪地扑上去的方式掩饰着自己别扭的心情,却在几步之外停住:“你来做什么?”


“乐乐啊,不敢了吗?”孙哲平乜斜着张佳乐,轻笑了一声,他笑容里有着几分轻挑,似是挑衅般的看着张佳乐。张佳乐略微一怔,孙哲平却已经恢复了严肃。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守住了。从此以后,有荣耀的冠冕为你留存,我的搭档。”

当张佳乐再一次听到那声“我的搭档”的时候,突然就释然了。原来五年过去,他没有变,孙哲平也没有。于是他重重地嗯了一声,一如当初。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沈吟各自知。









最后磨叽一点关于全文的写作思路。

我觉得双花身为搭档,首先要有的就是默契,张佳乐心知肚明的事,哪怕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孙哲平一定能够会知道。所以他们会在祖国的南北两地对打法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这就是我觉得的一个萌点。然后孙哲平劝张佳乐停下来的这段剧情我犹豫了很久,但是还是决定写上来,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说,荣耀当然是无可替代的追求之一,但是对于职业生涯已经无望的孙哲平来说,他的心上人,张佳乐的一切一定是很重要的。他希望张佳乐能在荣耀的最高赛场上走的更久、更远,而不是为了维系他们的心血(虽然他也很开心)而牺牲自己。有段话怎么说的来着:“荣耀,我所欲也,张佳乐,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荣耀而取张佳乐者也。”

只是张佳乐显然误会了,他还是一个拥有着少年意气的职业选手,昔日搭档孙哲平的退让与误会在他心中埋下了根刺,才有了后来的转会霸图和“再见繁花血景”等等。

但是误会总是有解开的一天,第三十四轮联赛的个人战,让他们重新走到了一起,冰释了并不存在的前嫌,依然同那年夏天的组合一样,朝着心中的荣耀拼搏着。尽管 “春未绿,鬓先丝”,但是他们“不成悲”、“各自知”,这就是我心中圆满的结局。

所以这半阙词,是本篇当之无愧的主梗,用在最后,我心满意足。

繁花血景的部分我写的很简略,这是双花粉一定会印象很深的一个片段,原著的描述已经尽如人意,哪怕翻新解读我也达不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是一篇主打回忆杀的双花文,这段不写是肯定不行的,于是只有对话截取和略作的一点改动。


评论
热度(66)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