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直到现在我们都未曾确定他们的爱是否真实存在,但我们又是如此坚定的相信他们一定爱过彼此。

[全职][原作向][双花]知道不知道(一发完结)

更多精彩活动:2018张佳乐生贺·双花组48H活动预告

满目山河:

XDDD,提前祝乐乐生快!第四年写生贺了……又是在Q市写原作向,感觉挺缘分的^ ^

题目是忽然从脑子里冒出来的,和那首歌没关系【但后来一听,情绪也不算完全不搭边……


知道不知道

 

孙哲平第四赛季就知道,自己喜欢张佳乐。

整明白了那种在心底一下下揪痛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他就难得谨慎地观察过张佳乐。这家伙一向是个嘻嘻哈哈大而化之的脾气,不管粘糊到什么地步,是比赛赢了就八爪鱼似的眉开眼笑朝他身上挂,是合照的时候习惯成自然地搂过他脖子,还是怎么想“学坏”也抽不了几口烟结果总来他这抢就剩一半的解馋,都看得出只在把自己当兄弟。

呵,明摆着没开窍。哪怕几天前要是有人和他说,会变得这么不爽利这么拖泥带水,孙哲平都得当成天字第一号的笑话。可现在他明白那些之前看不顺眼的人为什么会怕这怕那患得患失了,谁都赌不起,一步错了就再也回不到之前。

等拿了冠军再跟他摊牌,孙哲平已经想好了。这样才热闹,有点凑数的金榜题名时,货真价实的洞房花烛夜,来个双喜临门。

也就是一年,有什么等不了?他那时候想,有点自负,有点嚣张。

 

第五赛季开始时,百花的势头好得空前绝后。霸图刚刚从嘉世手里抢下了冠军,神话收场王朝轰然倾覆,却让更多队伍有了逐鹿的热情和野心。刚好黄金一代风华大盛各显神通,联盟正式进入了后来拍纪录片时忽悠的什么“战国时代”。然而升级版繁花血景的耀眼劲儿谁都比不了,哪怕是荣耀第一人叶修和新科冠军韩文清。

有回他们俩躲不掉出去应酬时,经理还在酒桌上开玩笑,咱赢了,不管是赞助商还是联盟都高兴,形象好包装省事不说,还是绑定了的搭档,周边都可以卖双份。这些跟比赛无关的东西孙哲平和张佳乐不懂也不爱懂,可这一刻都是真真正正开心着的——“绑定”和“搭档”,哪个词儿都足够打舌尖一路甜到心尖。

“出去透透气?”不等酒过三巡,孙哲平就在桌子底下戳了戳张佳乐。他两杯半倒声名远扬,自从上回摆出副老江湖架势连干三杯——还是抢着帮张佳乐挡酒,结果杯子还没搁下去就整个人一歪直接“壮烈”了,再没谁敢轻易招惹这位一犯脾气就够浑也够狠的祖宗。

打着洗个脸醒醒神的幌子,两个人得得瑟瑟逃了席,溜到了能吹着风的露台上。张佳乐只意思了半杯酒,脸颊就绯红了一大片,眼睛亮得吓人也烫得吓人。比平日里还张牙舞爪,他趴在栏杆上,指着稍远处百花俱乐部的广告牌:“看!”

孙哲平担心他一不留神栽下去,一只手环着他的腰,也抬起头向那边望去。安上有几个月了,是用霓虹灯拼成的队徽,玫粉、紫红、白三色的花瓣深深浅浅,照顺序一格一格闪动着,在越来越浓的夜色里像是打翻了的珠宝盒。等所有花瓣都闪动过一遍,这朵花就一下子整个儿烧着了似的,迸出骄傲的光芒,要是离得近了,简直晃得人眼晕。

孙哲平对这朵花没什么意见,一瞅就挺凶,经得起风雨也不好惹,这不就得了。可不管什么落到联盟那帮子损友嘴里都没好,有说是长歪了的海星,有说是乱套了的拼图,有说是敲碎了的彩绘玻璃窗。张佳乐总愿意和这帮缺德冒烟的较真,偏偏吵又吵不过打又打不得,到最后还是要他过去平事儿,一边拎走涨红了脸愤愤不平的搭档一边骂人不带脏字地给那几位点颜色看看。

就在那光芒迸出来的一瞬,张佳乐忽然转过头,挤挤眼冲他比划了个开枪的手势。心脏像是给狠狠揪住了,孙哲平不自觉屏住气,那么多盏霓虹灯如昙花如烟花的光彩,都盖不过张佳乐刚才的笑颜。

“就这赛季,都是咱们的。”他没头没脑来了句,张佳乐却听懂了,使劲拍了拍他后背。并肩站在就三层楼高的露台上,面对着一片灰扑扑没啥好看的居民楼和配色花里胡哨的广告牌,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生出了古装剧里那种临风载酒纵览天下的豪情——英雄遍地又怎样,只要在一块儿,这江山他们俩打得下,也坐得稳。

左手煞风景地又疼了起来,飘飘悠悠的一跳一跳。张佳乐目光移开时,孙哲平皱了皱眉,上赛季尾巴就开始了,好在也耽误不了什么,由它去。

当时他只以为这是万里晴空上的一小点乌云,风吹过就散了,哪猜得到它会越来越黑越来越密地往下压,终于遮住了整片天空。

 

有了奔头,日子就过得格外快。又一轮常规赛打完,复盘中间休息时孙哲平点了根烟站在窗前,攥起左手又轻轻松开。慢慢熟悉起来的痛感像个无形无质的幽灵,总在最要命的时候溜出来,撩拨一下就跑。他一直是那种将自己和对手都逼到绝处不留半点余地的打法,稍稍一点隐患搞不好就要全盘落空。

那丝痛感又蹿出来了,孙哲平却自虐般一点点收紧了拳头,好像这样就可以把那些风险疑虑不确定都逮住然后捏碎。这事儿队医已经对付不了了,苦着脸和他提了去大医院查查。隔着玻璃和淡蓝色的烟雾,街那边一树花开得正盛,漫天漫地纷纷扬扬的粉紫色,可只消一场秋雨,就足以断送最后的这繁华。

K市的花向来跟有谁撑腰似的,开得格外不可一世。春夏秋三季自不必说,就连新年前后都能撞见大片大片张牙舞爪的冬樱花和山茶花,那颜色和百花队服倒是挺合衬。张佳乐在这里长大,又爱炫耀认识一百种花,出去溜达时总一样样指给他瞧,这是蓝花楹那是棠梨花,连俱乐部楼下花坛里换个新都能叫他过成热闹节日。

客场打比赛时孙哲平也随手指着路边“为难”过张佳乐几遭,没想到都让他答了上来。后来他才发现,这货其实“作弊”了——手机里装了个认植物的APP,提前悄悄做了不少功课。

他没直接戳穿,却跟逗张佳乐玩似的也下了那个APP,扫的却从不是正经花花草草,自院子里张佳乐喂熟了的三四只流浪猫到荣耀地图上的小怪食人花,怎么不靠谱怎么整。这APP还算宁死不屈,扫人时多半是“对不起无法识别”,然而有一回张佳乐睡迷糊了差点迟到,忙乱中扣了顶毛绒绒帽子在头上,直接给鉴定成了“吊钟花”。

“照妖镜,现原形了吧?”撩猫似的,孙哲平举着手机给他看。张佳乐是个小炮仗脾气,一点就蹦起三丈高,立马急了眼要抢,却被孙哲平轻松镇压。他瞪大了眼气不过,灵机一动就换了个战术反击,也抄起手机拿APP去刷孙哲平的“原形”,结果屏幕上特不配合地蹦出来一行“对不起无法识别”。撵过来的孙哲平差点儿笑岔气,见这个情绪都写在脸上的搭档好像真的给欺负大发了,才主动表态说今儿的夜宵他请,不用看PK输赢。

那以后他手机里多了不少张佳乐的照片,都给认成了各种各样的花。他还惟恐天下不乱地笑着挤兑张佳乐,再等等就集齐一百种了,名副其实百花缭乱。张佳乐也不像之前那么生他的气了,挤过来高高兴兴吐着槽一张张滑过去,哎这个大雪素居然还不错看,这个黄金间碧竹是靠垫的锅吧带方格的,这个老鼠拉冬瓜什么鬼你存心坑我吗快删快删,最后还下战书般撂了句,能不能有一百种全看你本事,说了就要算数。

标着“百花缭乱”的那个相册里现在才四十来张,不知还有没有集齐的那一天。蓦地一阵风过,对面那树花浩浩荡荡抖下来一层瓣,厚厚软软堆在柏油路面上,虽然整棵树的好日子还能有小半个月,它们的路却已经走到了头。

孙哲平回过神来,在窗台上磕了磕不觉攒下好长一段的烟灰。年年月月,花就算再像也不可能是同一朵,求什么无病无灾长长远远,能尽情尽兴开上一季就已经够本了,没白活。

 

可能真是名字的事儿,前三年百花都是春暖花开时最顺风顺水。第二赛季,孙哲平和张佳乐就是全明星以后翻过了新秀墙;第三赛季更不用说,那时候百花积分反超了嘉世,一直稳稳领跑到常规赛结束;就算是半决赛失手遗憾止步四强的上赛季,过完年也打出了一波气势如虹的连胜。然而可能是运气终于花光了,正是在草长莺飞大家都如释重负的三月天,孙哲平拿到了诊断结果,白纸黑字全无温度。

见多了心也硬了,白大褂那双眼睛在病历上一刮又在他脸上一刮,面无表情对他叹了口气。长,能撑四五个月;短,不好说。

“够了。”孙哲平轻轻握了握拳,剧痛一丝丝过电般涌上来,闷闷的,却让他越发清醒。他同时决定了,就算拿到了冠军,那件事也不能告诉张佳乐。

他没来由地想起,前年夏天跟张佳乐一块儿溜去俱乐部对面的米线店,满屏雪花点的旧电视里正播着不晓得名字的狗血剧,一顿饭的工夫就足够看过半生。主角知道得了不 治 之症,明明有喜欢的人也知道对方喜欢他,却一直硬绷着不开口。

“有毛病是吧,凭什么不说?”张佳乐咬着筷子尖睁大了眼,嘴唇给辣油烧得红扑扑水润润的,格外撩人食欲,“说了,至少不后悔。”

“当时痛快了,以后日子怎么过?”孙哲平拿筷子另一头敲了敲他脑袋,纳闷自己怎么也会对这种骗眼泪的无聊话题较真。

“想这么多干什么?”意料之外,张佳乐没有炸毛,语调里却多了种跟年纪不符的通透和决绝,“一辈子能有一年……不用,有一天就够了。”

站在一股子消毒水味道的走廊上,孙哲平想摸烟,却硬生生停了手,对着窗玻璃上的自己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傻瓜,知道你会这样死心眼,我才不能说。

 

后半部分走 石墨 ,谜之招河蟹……TAT


(全文终)

 


评论
热度(503)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Powered by LOFTER